x

点击菜单图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章 兽像

人们都期待耶稣的再来,但是在耶稣再来之前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这是《圣经》中最引人关注的预言。《启示录》中说到在耶稣再来之前会出现兽印的患难。《圣经》多次强调了兽印,但对兽像的说明却很少,也很少能听到有关兽像的讲道。许多牧师虽然会讲解有关兽印的内容,但却不知道兽像是什么。《圣经》说,兽像要先被树立起来,并且要强迫人去敬拜,在这件事情发生以前,不会有兽的印记。因此,兽像首先被树立,然后给拜兽像之人所盖的印被称为兽印,它是允许人作买卖的许可证。所以,我们先要理解什么是兽像。

 

《启示录》13章中所出现的第二个兽是从地中上来的兽,它的工作就是叫所有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启1311】“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好像龙。”这里说“另有一个兽”,所以我们可以知道,在它之前还有一个兽。第一个兽是从海中上来的,也就是从有很多人居住的地方兴起来的。这个兽是曾经在1260年期间逼迫圣徒,与圣徒和羔羊争战,将真理抛在地上、用脚践踏的势力。我们根据历史可以确认,这是指教皇权的势力。现今的人们因为惧怕而不敢宣讲这些道理,但过去的宗教改革家们却不是这样。这项真理曾是宗教改革运动的基础,他们正是因为理解了这一点,所以联合起来,兴起了世界范围内的宗教改革运动。

 

第二个兽,不是从象征多人的“海”中出现的,而是从像旷野一样人烟稀少的“地”中上来的。这个兽“有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好像龙。”虽然最初兴起时,是带着耶稣的形象和基督教的精神,但后来却成为了魔鬼的代理者,说话好像龙。《圣经》中的“说话”是指命令和支配人——制定法律来强迫人的意思。这个兽有两个角,象征着民主主义体系,人民有权参与国事并自由发表意见,而并非一种权势进行独裁;另外,它也象征着政治与宗教分离的民主政体,而不是教会与国家联合的独裁势力。

 

【启1312】“它在头一个兽面前,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这里出现了第二个兽的真相,它是头一个兽的代理者,为头一个兽施行权柄。“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换句话说,头一个兽要将自己的权柄给那从地中上来的两角如同羊羔的兽,也就是百分之百地认证与支持它。“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所有名字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人都会拜这头一个兽,这个兽是死伤医好的兽。在1260年的逼迫时期结束时——1798年,法国拿破仑手下的参谋长路易斯·亚历山大·贝尔蒂埃将军在梵蒂冈俘虏了教皇庇护六世,并将其带回法国,投入监狱。三个月之后,教皇便死在了监狱中。甚至当时的报刊论及此事时,也使用了和圣经预言同样的表达:“这个势力被刀杀,受了死伤。”这段预言准确的应验了。但这个受了死伤的势力在末时代却复原了,成为了死伤医好的兽。使人敬拜这个兽的势力不是梵蒂冈,而第二个兽——美国。

 

【启131314】“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从天降在地上。它因赐给它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这是什么意思呢?那笼络人、欺骗人、迷惑人、使人敬拜和服从头一个兽的工作,是由美国来做的。美国将怎样做成这件事情呢?战争无法使人心动摇,金钱也无法使人心动摇,那能以使人心动摇的力量乃是宗教的力量。宗教的力量能收买人心,使人屈从于某种势力。

 

这里说“又行大奇事”,事实上直到1960年末期和1970年初期为止,韩国的基督教会还不像现在这样的混乱,有很多医病、同声祷告和说方言的事情。那时教会的氛围是十分敬虔的,讲道也非常庄重,唱诗的时候,牧师只是轻轻地打着节拍,人们并不是像现在一样疯狂地鼓掌。但狂热的庆祝式礼拜方式和教导开始进入了教会,甚至出现了像鬼魔一样怪叫的礼拜方式,这种礼拜方式已经普及各处。我们正生活在这样的时代。

 

有一位教授曾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刚开始我跟着妻子去了教会,教会里十分喧闹,人们唱赞美时都鼓掌跳舞,那样的地方我怎么也坐不住。我虽然不是基督徒,是因为我妻子才去教会,但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坐在那样的混乱的场所。刚开始觉得他们像是巫师打鼓一样,很奇怪,无法接受;但是去了一次、两次、三次,看多了就渐渐适应了,后来就不觉得奇怪了。最后发现我自己也情不自禁地举手鼓掌,摇摆着身体唱着赞美。”这是中世纪罗马教会的礼拜方式。罗马教会在中古时期行过很多神迹,赶鬼、医病、使人发出奇怪的叫声,神父们曾发起这种行神迹的运动。为了使人相信错误的教导,他们必须怎么做呢?要施行假的神迹,人们只有看到神迹的时候才会确信。后来连那原本安静而敬虔的、通过宗教改革而产生的改正教会也开始接受和效仿这种礼拜方式。

 

《圣经》说魔鬼通过叫火从天降下的神迹奇事来迷惑人。在马太福音24章中,耶稣讲到他复临的征兆时,讲得最多的是什么?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有好些假先知起来,迷惑多人。”“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太2441124耶稣多次提到了有关迷惑的事情,这是在预言末时代人们将要通过假神迹来树立兽像,看上去有圣灵降临、天上的能力伴随着他们、上帝的认证与他们同在一样,其实不然,这是撒但的迷惑。他们还要强迫人敬拜兽像。

 

【启1315】“又有权柄赐给它,叫兽像有生气,并且能说话,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这难道不是宗教行为吗?为什么自称是带着宗教性目的,是为上帝而做,同时却又杀人呢?实在是前后矛盾的说法。我们需要理解,如果为了增进社会的秩序与和平而使用强迫的手段,就一定会带来逼迫。上帝不是强迫人的一位,他不会强求任何人去天国。他藉着圣灵感动人心,赐下恩典使人心得以变化。他让人自由地选择,从来没有强迫过任何人。所以哪里有强迫的事情,那里就会有逼迫和杀害。这就是中世纪逼迫的起因,这和兽像是直接挂钩的。

 

【启131617】“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向拜兽像的人所施的特权就是兽的印记,有了这个印记就可以作买卖。关于兽印,我们会在其它时间做详细的讲解。15节说“叫兽像有生气”,换句话说,兽像就是为在中世纪出现的头一个兽所树立的像,是指他曾经做过的事情。现在是民主社会,各国发生的事情都可以通过新闻报导被告知世界,所以无法任意去做什么。但中世纪的政治形态却并非如此,教会为了谋求社会的幸福、和谐与秩序,就与国家联手强迫人接受和遵守自己的教理。虽然如今这种政治形态已经死了,但它将会被救活,并且有生气,可以说话,人们都要被强迫向这兽像敬拜。以上我们讲到,“说话”意味着行使权柄,特指制定法律来辖制和强迫人。什么时候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末时代。这件事情又会通过谁来完成呢?美国。《圣经》说这件事情将会在全世界范围内发生。

 

从前在杜拉平原上有金像树立。尼布甲尼撒王从上帝那里领受了异象,在梦中见到了一个大像,但他后来却忘记了这个异象。于是但以理为他讲解,这像是由金、银、铜、铁、泥所组成。这是我们很熟悉的故事。尼布甲尼撒王已经听到了有关异像的讲解,上帝将他的统治并地球历史上各国的兴亡盛衰如画面一样展现在尼布甲尼撒的面前。在末后,强大的国家和弱小的国家、富裕的国家与贫穷的国家虽然掺合在一起居住,但他们却不能彼此相合。到末了,因那石头王国——耶稣的复临,世上的国都会灭亡。

 

仔细阅读但以理书2章的预言就会发现,这块石头并不是从天而来,是从山里凿出来的。山象征着上帝圣洁荣耀的教会,其中有主的百姓。当主的百姓预备好了的时候,上帝就会以他的王国——真教会的百姓,来取代世上的政权。但以理书7章中说得救的圣徒将会获得天下诸国的大权,但某些人却对此有了错误的理解,他们说:我们是十四万四千人,我们准备了刀和枪,要杀死所有人,我们要占领世界。”但并不是这个意思。上帝在预备好他的百姓之后,无奈之下只能毁灭世上施行逼迫的国家和政权,而只让义人居住在其中。

 

尼布甲尼撒王虽然听到了梦的讲解,也听到了有关上帝要在地上建立王国的预言,但没过多久他的心就变了。他将梦中所见的像做成了一个肉眼能看见的纯金的偶像,并宣称自己的国度将要永远长存,所有人都必须效忠他和他的王国。于是将金像树立在杜拉平原上。这个金像非常高,所以必须制作一个底座,还要制作台阶。然后在工厂里进行制作金像的程序。做好之后,装载和运输偶像的工作也非同寻常。这项工作需要花很长时间,无数的人目睹了金像树立的整个过程。同样,兽像也不是某一天早上突然形成的,而是逐渐地、阶段性地树立起来,这个过程只有拥有预言眼光的人才能看见。

 

“兽像是指教会借助于国家的势力来强调自己的教理或达到自己的目的。“叫人拜兽像”也就是使人屈服于这种权威。

 

1888年到1894年,美国全国力图制定禁止人在星期日工作的法律,并为此付出了极大的努力。这不仅是基督教的历史,也是美国国家的历史。星期日这一天,所有人必须停工而休息,他们曾努力制定这样的宪法。当时这道法令差一点就通过了,但最后却取消了。当时甚至修剪草坪也被禁止——现在修剪草坪只需要坐在割草机上,很方便。但当时是手工割草,要拿着一根矛杆,要一边敲一边走,是很辛苦的活儿。所以那几年发生了很多在星期日因为割草而被逮捕并罚款的事情。这是使人在星期日休业的法律。星期日这一天,在军队里会有拒绝射击练习的士兵,在芝加哥的邮局里也有拒绝送信的邮递员。当时的教会协会还向总统格罗弗·克利夫兰发出了一封强烈呼吁教会权力的信函。这封信的内容是:要制定一种法律,让工人们每周休息一次,特别是在《圣经》所说的安息日休息,并要求他们去教会礼拜,这是我们最基本的权力。但我们知道,星期日是第一日,并不是《圣经》所说的第七日安息日。

 

基督教会若占有了大多数的城市和市民,就常会为防止国家的道德堕落而要求全国的改革。起初美国有90%的人是生活在农村,而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只占10%。但这种局势渐渐改变了,人们发现生活在城市里很方便,更容易赚钱,所以为了在工厂中找到工作,为了经商,人们开始搬迁。务农是很辛苦的事情,要挖地,一年到头要不停地锄草,这绝非易事。所以人们的心开始向往穿着帅气的西服和干净的皮鞋坐在办公楼里的生活,于是他们开始迁居到城市里。当人们都涌进城里时,什么会增加?犯罪率增加,道德急剧堕落。教会就以此为借口呼吁国家进行道德改革,制定法令禁止人做某些事情。他们悲叹国家的堕落,并主张国家的政策要被提到一个更高的道德水准上。这种要求是正确的,谁会表示反感和反对呢?没有人会反对道德的提高和国家的改良。但问题是,改革运动必须是出于人们自己的良心受到感动而做出的选择,如果将它法制化,就必伴随着强迫、监狱、和死刑的制度。

 

1800年末期和1900年初期在美国展开了禁酒运动,禁止造酒,所以酿酒厂和酒家全都停业了。但是人们却躲进深山老林,在月下悄悄地酿酒。当时有一个黑帮教父,名叫阿尔·卡彭,因私自酿酒赚了很多钱。他将非法酿制的酒都存入仓库,甚至与警方发生枪击冲突。当时教会呼吁国家进行道德改革,虽然这样做很好,但上帝是通过圣灵改变人心,通过教导真理来进行改革。如果用制度和法律来强迫人,就必定会产生逼迫,这是树立兽像的最有利的氛围。

 

现在美国接连不断发生的枪击事件激愤了所有的公民。在美国,任何人都可以为了自我防卫而持有枪支,美国宪法保障了这一权力。这次在桑迪胡克小学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枪击事件之后,又发生了第二起枪击事件。不久前,在宾夕法尼亚州一名男子驾车乱射旁边经过的人,这次枪击事件中有两名警察受伤,还有很多死亡人数。因为这样的事件频繁地发生,群众都很愤怒,认为这件事情必须得到解决。甚至一度主张枪支持有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美国步枪协会,也针对应当采取怎样的措施发表了相关的言论。这意味着什么?国家是在表示要剥夺和控制枪支持有权,并开始向教会妥协。为了彻底改革国民的灵性与道德而倡导一种划时代的运动,使人民回归上帝的怀抱。但上帝从不会通过法律使人改变,教会如果强求人们遵行圣经的教导,那就是在试图以人的权柄成就这件事情。虽然意图是好的,但这样做可能会导致真正以良心信仰的人遭到误解和杀害,重新点燃中世纪逼迫的火焰。

 

有意思的是,与桑迪胡克小学的名字一样,不久前登陆的飓风名字也叫桑迪。桑迪飓风之后美国形成了一种什么样的社会氛围呢?“上帝向美国发怒了,现在美国人民要回归上帝!”很多地方开始出现这样的讲道。再加上枪击案的发生,国家就宣称教会必须与他们携手对此问题采取一定措施。曾经美国发起禁酒运动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使人在星期日停业去教会。如今这场运动虽然也是为了美国道德的改革与国家的秩序,但最终却是在主张上帝的忿怒正在临到,人们必须在宗教上进行正确的改革。他们说,在星期日这一天,必须让所有人都去教会礼拜,所以有很多的基督徒都在星期日去教会。这难道不是好事吗?但每当发起这样的运动时,首先是人为地更改上帝在《圣经》中所命定的礼拜的日子。这是人所制定的错误的制度,如果强迫别人遵守,就会产生逼迫。

 

他们主张说,必须让所有人都在星期日休息,这也是有利于家庭和睦的事情,星期日是世界家庭的日子。今年五月份,教皇在意大利的米兰举行了庆祝世界家庭大日的隆重的仪式。再过几年,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将会实行这件事情。为什么是宾夕法尼亚州?因为宾夕法尼亚州的费城是最初制定美国宪法的城市,世界家庭庆典将在那里举办。究竟是什么导致这种氛围的形成?是什么将人心聚集在了一起?那些没有以预言的眼光逐步明确地理解的人,完全不能领会在发生着什么样的事情,他们都会机械式的跟随,最后处在不得不拜兽像的立场上。

 

所以,教会借用国家的力量来强迫人接受道德或属灵的教理,这就是兽像。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上帝先要在我们的心中建立他的国度,先聚集那些拥有真理的原则、可以组成上帝国度的人,然后上帝的王国才能建立。它并不是以人类肉眼所能看见的形式存在,而是在耶稣复临之后才得以实现的。但人们却想制定肉眼可以看见的组织和宪法,想以人的组织和律法的力量来制止罪恶的狂澜和道德的腐败。这看似是一件好事,但最终会导致逼迫和兽像的树立。

 

2010年在德国通过了禁止百货商店星期日营业的法案,这道法案是由改正教和天主教共同提案制定的。欧洲国会为此付出了极大努力,声称在欧洲全境必须实行这道法案。我们知道欧洲的克罗地亚和斐济等国家已经实施了星期日停业法案。现在去欧洲旅游,如果不提前做好计划,星期日这一天就得挨饿。因为除了那特别为游客提供的饭店之外,其它饭店都在这一天停业。在欧洲也出台了经济法,是由宗教领袖们和大企业的代表们聚集商议之后制定的法案。星期日这一天,凡是有五名以上职员的公司、工厂或企业都必须停业,否则就要罚款。其目的是为了使工人们至少可以一周一次与家人在一起。

 

现在美国的氛围也非同寻常,自然灾害发生得越来越频繁。美国北达科他州的基督教联盟也正在将有关制定星期日休业法案的强烈要求提交州政府。美国曾有过类似的法案——蓝色法规。蓝色法规是什么?星期日这一天,商店必须关门。虽然它没有被普遍地实施,但现在去弗吉尼亚州的某些地方,还能看到人们在严格遵守这道法规,尤其是在星期日禁止卖酒。至今蓝色法规仍在很多地方适用。

 

为什么是兽像?当时天主教刚开始发展的时候,教皇权开始在罗马、亚历山大城、君士坦丁堡、加尔各答、耶路撒冷等各大城市中扩张教会的势力。如果他一开始就宣称:“我是教会之父,是教会的头,你们要效忠和屈服于我,我的命令就是圣经的命令。”那么谁会相信他呢?所以他要通过他的教导说服人,要施行假神迹,要让人以为上帝在祝福他们的工作。这样,他的势力就会逐渐扩张,教会与政府必须控制道德堕落的提议也就得以贯彻。这是当时所发生的事情,事实上和我们现今这件事成就的步骤是非常相似的。当时他们通过更改安息日来推崇教会的权威,也就是说,上帝的诫命虽然很明确,但教会却可以在耶稣基督的许可之下使诫命迎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因为教皇是教会的头,是在地上行使耶稣权柄的人,所以可以将敬拜上帝的安息日改为了第一日。后来康斯坦丁皇帝也作了这样的宣布,并制定了星期日休业令。于是很多异教徒皈依了基督教,但却是在从前异教徒举行庆祝仪式和偶像崇拜的星期日做礼拜。这是我们很熟悉的历史。

 

他们制定了星期日休业令,并捏造传言,说那些干犯星期日的人受到了奇怪的惩罚,据说还发生了一些神迹奇事。有一个磨坊的主人试图在星期日磨包谷,结果发现磨石间流出鲜血。还有的人在星期日打谷子,但有奇怪的动物来把谷子全吃掉了,或是在打谷子的时候手不小心被切断。这些奇怪的传言被传开了,好像违背这道法令就会遭致上帝的刑罚一样,他们通过这些事情向人强调教会的权威。一百年过去了,两百年过去了,结果如何呢?全世界的教会都在星期日聚集礼拜,并将这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在当今时代,我们如果提及上帝的诫命和安息日的遵守,人们首先就会问:“如果是这样,那世界上所有的牧师都是傻子吗?所有的神学家也都是傻子吗?所有人都是在星期日去教会,难道他们都信错了吗?”星期日被如此普遍地遵守,是花了很长时间的。

 

在中世纪,教皇权被公认为全世界教会的头、是地上的上帝,这是通过很多阶段逐渐成就的。现今也是这样。通过这些阶段,人们的良心逐渐麻木,思考的能力也变得迟钝,宗教改革的精神——“即使面临死亡的危险,但惟独圣经的真理是最重要的,我只按照圣经的真理生活。”这种精神也丧失了。相反,现在如果宣讲第七日是安息日,人们会怎么说?极端、异端。我们将这称为“贼喊捉贼”。主人外出回来,发现有盗贼进来了,盗贼看到主人回来了就躲了起来。主人仔细一看,发现是盗贼,就大喊:“盗贼!”可是盗贼却理直气壮地说:“你回来晚了,当然你是贼,为什么我是贼?”看到回来的主人,盗贼反而大喊:“捉贼!”现今如果想改革世界对上帝诫命的错误理解,就会受到贼喊捉贼的待遇。

 

现在我们来到了结论部分。【太633】“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耶稣说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也就是说比起我们的工作;比起我们个人的生活;比起我们的生命,要先求上帝的国和他的义。即使我这样选择会带来饥饿与死亡,也要先求主的国和他的义;即使我这样选择会被关进监狱,甚至面临失去生命的危险,但也要先求上帝的国和他的义;即使被人抛弃、被看作是狂热之徒、陷入受逼迫的处境,但仍要先求上帝的国和他的义。但兽像却不是这样。从本质上来说,树立兽像就是高举人的义和教会的制度。耶稣说,要先求上帝的国和他的义,他从未说过要树立人的命令、人的制度和人所发明的教导。

 

在中世纪有很多遵守真安息日的基督徒经历了殉道与死亡,他们被人从很高的悬崖上扔下去,五脏六腑被摔碎;也有的人被斩首;还有的被剥夺了所有财产、流离失所;也有被枪毙的人;有非常多的人为了遵守安息日而殉道。历史中许多殉道者的故事都被抹煞了。为了遵守真正的安息日,他们牺牲了一切,遭受逼迫和死亡,关于这方面的故事,很多都从历史上被抹去了。这些都是魔鬼所施行的逼迫。

 

魔鬼还作了什么?他将教会中的福音改变了。有的人在报纸的头版上以非常显眼的方式刊登:“要改革安息日!第七日是安息日!”他们主张说必须打广告传道,“现在不正是到了时候必须这样做吗?”但请对此加以深思。我并不会这样去做,因为魔鬼已经在教会中撒播了奇怪的神学,将福音更改了。他比我们更快一步。如今在教会中泛滥的假福音主张:“耶稣既在十字架上死去,我们就得救了,过去、现在和将来的罪因十字架都已经得到了饶恕,所以只要信就可以得救。顺从当然是好的,爱社会、爱教会、爱国家、爱家庭、爱邻舍当然是好的,但顺从和遵守诫命与我们得救无关,耶稣十字架的宝血已经使我们得救了。”所有的教会都陷在这种迷惑和欺骗中。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强调安息日的遵守,人们对此也不会有任何关心。“遵守安息日当然好啊,但教会不是已经把它更改为星期日了吗?就不谈星期日是对是错,即使错了,我们也可以因十字架的恩典得救。”现今,人们的思想结构都被催眠了,所以我们不能以这样的方式去传道,这样的方式是没有效果的。魔鬼已经比我们提前一步改变了教会的氛围。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

 

上帝是通过圣灵拯救人类,将圣灵赐给那些渴慕义的人,改变他们的内心。上帝的义不是逻辑与理论,是他的能力在我们里面施行的创造的作为。当上帝称我们为义的时候,并不是网开一面,将犯罪违背诫命的人称为义,也不是遮掩我们的罪。上帝将我们称为义的时候,是以创造的能力和圣灵的感动实际的改变我们的内心,使我们成为义的。当我们的动机、愿望和行为都成为义的,当我们拥有得胜罪的品行时,上帝才称我们为义。当人通过真实的悔改,借着耶稣的宝血将心灵洗净,思慕耶稣的义,并觉悟自己是罪人时,就会生出厌恶罪恶的心。那因犯罪而成为罪的奴仆的人,是渴望得到释放的。喜爱犯罪的人,从根本上就是有问题的。所以只有厌恶罪、切望从罪中得释放的人才会寻求耶稣的义。当耶稣的义来到时,他们就欢欢喜喜地得释放,抛弃罪和一切违背诫命的生活而顺从上帝。福音的结论是什么?转向上帝,按照上帝的旨意生活,顺从他的诫命。

 

上帝拯救我们,是不断的进行改革。在每个时代都有当时代的现代信息,为什么在每个时代都需要改革?福音的结论是什么?上帝通过福音来拯救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使我们成为十四万四千人,这是福音的结论,是主用十字架的宝血拯救我们的目的和计划。不是使我们适当的相信,而是将我们从罪中彻底地拯救出来,使我们成为十四万四千人。这是福音的结论,是主的旨意。

 

所以,如果主拯救了我们,我们的心就会自然而然地遵守律法;如果我们理解和经历了真正的福音,就会自然而然的按照主的旨意生活。每当我宣讲永远的福音、教导真正的悔改和重生之后,人们就会抛弃所有错误的教理,甚至连安息日的问题也能很容易地理解和接受,这样的事情我经历了很多。这是上帝拯救的作为,是圣灵的作为。

 

亲爱的朋友,这世界不会再长久,耶稣即将会再来!现在兽像正在树立,兽印的患难很快就会临到。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抛弃的,就是逼迫者的精神。如果我们至今还带着逼迫者的精神,那么我们再怎么自称要遵守上帝的诫命,拒绝兽像,但我们还是那带着敬拜兽像、并使别人也敬拜兽像之精神的人。逼迫者的精神是什么?就是以我的观点去强求别人。不一定是在教理问题上,或许在个人生活中,也是以自己的固执强求别人。“那个人如果不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就厌恶他。”带着复仇的精神,结党分派,这些都是逼迫者的精神。如果我们里面有一种压制人的精神,我们就是逼迫者。虽然不是在教理和道德上逼迫人,但却是看自己比别人强。圣经中哪里说过要看自己比别人强呢?相反是说要看别人比自己强。若是高抬自己,苛刻地对待或误解别人,暗暗地向人施加压力,憎恨人、与人为仇,这一切都不是耶稣的品行,不是基督徒要拥有的品行。

 

将来会有两种人——受逼迫的人和逼迫人的人,接受兽印的人将会逼迫接受上帝印记的人。逼迫人的大群和受逼迫的小群将会分开,你会站在哪一边?即使我们在遵守着安息日,但若带着逼迫者的性情,最终就会发现自己是逼迫人的人。我们要领受耶稣的义在心中,这是耶稣的品性。耶稣是上帝,但他却允许自己被人捉拿,被带到髑髅地,这就是耶稣的义,也是和兽像争战的末时代百姓的品性。

 

【启1412】“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上帝诫命和耶稣真道的。”末时代将会有守上帝诫命,有耶稣信心的圣徒的忍耐。在最后的艰难时期,我们需要忍耐。兽像是可以用肉眼看到的真实事件,现在正在临到。愿圣灵使我们为那突然临到的惊人事件作好准备,并赐给我们在受逼迫时成为殉道者的品行。有一首关于殉道者的诗歌,歌词是这样写的:“他们穿着发光的白衣,是镶着红边的衣裳。”殉道者的歌并不是过去之人的歌,将来还会产生许多殉道者。那时,愿你能站在上帝的一边,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

 

祷告:我们在天上慈悲的父,我们多么需要您的恩典,尤其在我们所处的时代更是如此。上帝啊,求您帮助我们!首先求您赐给我们能够在所预言的、即将临到的事件中大胆站立的信心,赐给我们勇气和圣徒的忍耐。恳切地求您赐给我们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要付出多么大的牺牲,都能先求上帝的国和义的信心。其次求您改变我们,使逼迫者的性情在我们里面全部消失。借着十字架炙热的爱的启示来帮助我们,使上帝的品性和那在剪毛之人手下无声的羔羊的品性能成为我们的品性。奉耶稣基督的圣名祷告。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