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点击菜单图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0期 龙,兽和妇人

洞察龙和兽的真相就能看出末时代的危机 

目录

第一部:兽以及它的背景

可怕的警告

有着惊人能力的两个斗士

生和死的问题

对兽象征性的描述

历史中出现的4个帝国

可怕的第四只兽

小角=敌基督势力

揭露小角面目的9种证据

预言精确地成就

启示录13章的复合的兽=小角

第二部:龙和女人

和女人为仇的撒但

两大阵营

龙(撒但)和太阳神敬拜

女人的后裔

龙的后裔

对启示录13章中的兽的说明

异教的教导在天主教的教导中!

第三部:兽的数目和兽的印记  

兽印,魔鬼制作的最高的欺骗

上帝的印(the seal of God)

上帝权力的标记

律法当中的印

印(seal)和标记(mark)的比较

变更律法的阴谋

历史性的证据

天主教会的承认

改正教会的想法

由国家来强制的兽印

第四部:预言中的美国

第二个兽的面目

迫近的星期日法案!

决定的时刻

第一部:兽以及它的背景

可怕的警告

圣经中对末时代最可怕的警告,出现在启示录14章9-10节中。“又有第三位天使接着他们,大声说: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

圣经其他章节中的很多话语,都表现了上帝爱的品格;但这段圣经章节与那些话语相比较,不仅仅形成了对比,而且让我们甚感害怕。这些话语反映出的事实是:有一天,上帝的慈悲将会从那些继续拒绝他的真理和爱的人身上收回。因着上帝的慈悲,对恶人的审判一直迟延了约6000年的光阴。然而,当人类对上帝及其权力的反叛、和罪恶的程度超过界限的时候,上帝会为了终止罪恶而出来干涉。

在此,我们一起来查看让上帝如此忿怒的罪。细致地阅读以上所提及的圣经章节,可以明白:在末时代的事件中,将会出现对兽献上忠诚、跟随兽的情况。世界最终分成了两大阵营:一个是敬拜(worship)真神上帝的阵营;另一阵营则敬拜(worship)启示录13章中的兽。在这样的背景下,全世界被分成两大阵营,与到底敬拜谁的问题存在着密切的关联。而且“敬拜”这个词只在宗教界被使用。因此,我们可以知道的是:不仅仅是敬拜上帝的一群人,还有敬拜兽的一群人,是以这些宗教人士为主体。

那又是什么导致世界上所有的人被分为了两个巨大的群体?使徒约翰在启示录14章9-11节中描述了拜兽的人,然后12节中有如下记录:“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上帝诫命和耶稣真道的。”

必须引起注意的是,全世界之所以被分为两大阵营,是与“上帝的诫命”有着密切的关系的。请注意,上帝说明没有受兽印的一群人,是把他们描述为“守上帝诫命”的人。而且使徒约翰说道,上帝的忿怒降给了接受兽印的一群人。这与使徒保罗在罗马书6章16节中所说的相一致,“岂不晓得你们献上自己作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吗?或作罪的奴仆,以至于死;或作顺命的奴仆,以至成义。”

最高尚的忠诚体现于顺从的行为。最终,地球上所活着的大多数的人,因着不顺从上帝神圣的十诫命,认证并接受了假基督的权力。圣经很明白地说明了,在是否敬拜启示录13章中出现的兽的最终决定中,包含了在生与死中做出选择的问题。

但是奇怪的是,无数的现代神学家轻视启示录14章中关于兽印的警告,或者是感觉并不重要。因那些牧者没有去注意约翰的预言中所包含的严厉警告,所以不仅仅是千万的基督徒,乃至世界上的人,都没有得到上帝这样的警告。有的时候,启示录被单纯地解释为是给早期教会的警告,因而就导致信徒理解上的混乱。还有一种情况,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把启示录说成是封闭的书,否认了启示录这个名字所具有的显然的意义。然而,启示录的开头记录有应许,给那些研究这惊人启示话语的人。我们绝不能视而不见这个事实;“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启示录1:3)

 

有着惊人能力的两个斗士

大争战的高潮,即全世界将分成两个阵营的事件,将出现在人类历史末尾的高潮中。但是基督和撒但之间的大争战的历史持续了约6000年。大争战始于路锡弗(撒但)的叛逆,即对抗宇宙的统治者上帝的政权。旧约圣经好几次说到嫉妒上帝政权的一位天使。以赛亚是这样描述这一位全然美丽、充满荣光的被造物:“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上帝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赛14:12-14)

这位天使长自私的反叛种子很快就迅速地传播开了,影响到了其他天使的忠诚。所以天上天使中的三分之一参与到了路锡甫的不满之中,因此大争战开始了。“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启12:3-4)这样开始的大争战,不知不觉持续了6千年之久,现在世界即将落下最终的闭幕,所有的人都要做出最终的选择和决定——支持谁、敬拜谁。

天上出现反叛的时候,立刻就兴起了战争,战争的结果是,被称为路锡甫的天使长和参与他反叛的天使从上帝的临格面前被赶走了。使徒约翰如此记录了天上的大争斗,“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它们的地方。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启12:7-9)

路锡甫(Lucifer)天使长有启明星(star of the morning)的意思,而他堕落成为了撒但。而撒但(Satan)这个单词中包含“对抗者”(adversary)的意思。撒但和上帝之间的战争转移到了地球上,生活在末世地球上的所有的人,根据是否顺从上帝的诫命、是否跟随上帝、是否顺从上帝,按照各人各自的决定,全世界将被分为两群人。上帝与撒但之间的大争战,将持续进行到这样的高潮来临之际。因对上帝权威的挑战和不顺从,反叛开始了。同样,因着挑战并且拒绝对表现上帝权威的律法(诫命)的顺从,大争斗开始了。

撒但和他的追随者恶天使,从被赶出天庭开始,一直工作到现在。带着恶魔般的狡猾,撒但在对抗上帝和上帝的救赎计划的战争中,成功地战斗过来了。他通过多种多样的、阴险的方法,为了颠覆上帝的政权,用尽了最大的努力。之所以要发行这样的小册子,是为了暴露撒但破坏真理的根基、直到现在还在破坏的阴险的把戏。

人类的历史从伊甸园开始直到现在,恶势力不断地企图使天上救赎各时代人的计划得以破灭,这样的恶势力很显著地现出了原形。启示录13章中出现的兽的样子,记录下了撒但在末世代要展开的最后的攻击。这惊人的假政权,是为了攻击上帝的诫命而建立起来的。全世界都要面临站在哪边的选择。恶人为了赢得人们的忠诚和决定性的支持,用强烈的方法进行着工作。所有的人都要面对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保持中立的立场。兽的势 力压迫全世界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要面临分明的选择——是站在上帝这边、还是撒但这边。

“又有第三位天使接着他们,大声说: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那些拜兽和兽像,受他名之印记的,昼夜不得安宁。”(启14:9-11)

 

生和死的问题

在我们理解这两个斗争者背景的基础上,现在让我们更加仔细地研究基督和撒但之间的大争战的最后局面。我们要理解的是,启示录13章中出现的兽,是为了完全破坏上帝权威而努力的敌基督的势力。我们要细心地阅读启示录13章1-7节,用象征性的话语描述了敌基督的样子。

“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又拜那龙,因为它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也拜兽,说:谁能比这兽,谁能与它交战呢?又赐给它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又有权柄赐给它,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兽就开口向上帝说亵渎的话,亵渎上帝的名并他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

即使不用具体而明确地说明这段圣经章节的意思,也可以清楚地看明敌基督的势力逼迫跟随上帝的真基督徒。这里的龙说的是古蛇撒但(启12:9)。当兽的势力强盛到影响地球上所有人的时候,人们额头或者手上将会被强行要求接受兽印(启13:16)。而启示录14章9-10节描述说,那个时候接受这个印记的人会遭受上帝的忿怒。启示录15章1节这样说明上帝对那些受了兽印记之人的忿怒,“我又看见在天上有异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灾,因为上帝的大怒在这七灾中发尽了。”

启示录16章仔细地说明了将要有灾殃和苦痛临到那些受了兽印的人。在此我们将不会仔细地说明这些灾殃,但是希望我们记住,我们现在拿出来讨论的问题,是有关我们所有人的永生和永死的重大问题。关于兽的真面目,是多么值得努力研究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不能有任何的猜测和想象。我们所有的人要确实地知道自己的危险所在,要具体地理解避免这样危险的方法。

千万的基督徒没能听到这样重要的问题。他们不仅不知道这个问题与我们个人的命运有着密切的关联,而且几乎就不知道有关兽和兽印的问题。很多的牧师为了防止信徒心中产生不平,而不涉及这个问题。他们说:“关于兽我们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太难理解,太复杂了。只要你们各位爱主,就没有任何问题了。你们各位是不能知道兽的真面目的。”但是请注意!上帝向生活在末时代的我们所有的人,都发出了关于兽的危险的警告。关于兽的问题,是关乎我们生死的重要问题。

但是有的人说我们无法理解兽的面目,所以干脆就越过这个问题。他们无非是像这样说:“若是你们受了兽印,就会被扔进地狱的火中,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但是没有必要去知道兽印是什么。”然而,上帝却没有那样说。只要我们知道兽的真面目,我们所有的人都能避免兽印。也就是说,只有我们知道兽印是什么,我们才可以避免。

 

对兽象征性的描述

是否能知道兽印是什么呢?我们的回答是:我们可以知道它是什么,也一定要知道它是什么。为了知道兽印是什么,先要知道兽指的是谁。因为知道了兽是谁的时候,就会正确地理解什么是末世代强制性的“兽印”。启示录13章1-7节中出现的兽的样子非常奇怪,它是世界上不存在的动物,是几种动物的复合形态,就字面的意思来解释是行不通的,我们要知道其中象征性的表达。我们看过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的动物吗?

圣经的预言由象征和表象构成。上帝在这里所描写的兽,是要向我们表达某种信息。那么这兽到底象征什么呢?通过猜测和想象是无法把握兽的面目的。圣经需要的是以经解经。解开圣经中话语的钥匙,也隐藏在圣经中。

描述兽的表达都是象征性的表达。比如说,在说明兽出来的地方,水(海)象征什么?我们要记住圣经要通过圣经本身来说明。在启示录17章15节中可以找到这个钥匙。“天使又对我说:你所看见那淫妇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

如上所述,预言中出现的象征性的表达词语:水(海),可以解释为百姓或者人们。上帝在圣经中很清楚明了地说明了预言中水的象征意义。在圣经中,水的象征意义常常被解释为“多民”。

那么,和兽有关的其他象征性的表达又意味着什么?为了理解启示录中出现的兽的面目,我们有必要到但以理书中将圣经章节互相比较。研究过圣经的人能够理解,但以理书和启示录是互相解释的,它们的关系如同手和手套一样吻合。

但以理看到了和约翰类似的启示。也就是说,使徒约翰引用了旧约时代但以理所看到的启示,来描述兽的面目。所以若是理解了但以理书7章所记录的4个兽的预言,也就能理解启示录13章中出现的兽为何有4种兽的混合形态的意义。

现在让我们查看但以理书7章2-3节的内容:“但以理说:我夜里见异象,看见天的四风陡起,刮在大海之上。有四个大兽从海中上来,形状各有不同。”但以理就如约翰所看到的一样,也看到了象征性的海。但是他看到的不是一只兽从海(水)中上来,而是4只兽从海中上来。我们在之前已经学习了海(水)象征着百姓。那么兽象征什么?不要忘记用圣经来解释圣经的原则。但以理书7章17节很明确地说明了,“这四个大兽就是四王将要在世上兴起。”

圣经已经毫无疑问地说明了预言中的兽就是那四王,我们必须要信赖上帝的话语。今日,用鹰代表美国,熊代表前苏联,同样的,上帝在很久之前通过但以理,用兽预言了将来世界上要出现的国家。上帝在但以理书7章23节中,更仔细地对兽作出了说明,“第四兽就是世上必有的第四国”。如果第四兽代表历史上的第四个国家,那么其余的三个兽,即第一、第二、第三个兽指的就是第一、第二、第三个帝国了。

我们先思考一下这么一个历史,那就是从但以理时代开始,按次序出现了4个帝国,之后又消失了。这样,我们可以更加简单地解释兽的预言。若是回顾但以理时代开始4个帝国出现又消失的历史,就可以把但以理的预言和世界史结合起来了。这四个帝国的名字在但以理书其他的章节中也提到好几次。

例如,但以理书8章20-21节中出现了帝国的名字。但以理书2章,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梦到了巨大的金像,分别由四种不同金属象征了4个国家,它们的名字分别是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罗马。玛代和波斯结成同盟灭亡了巴比伦,玛代波斯被希腊所灭,希腊被罗马所灭。我们可以从世界史中确认这样的历史。

 

历史中出现的4个帝国

现在让我们依次查看从海中上来的兽。第一个兽,“头一个像狮子,有鹰的翅膀”但7:14。在但以理书2章中出现的金像的预言中,用金头象征巴比伦;但以理书7章用有鹰的翅膀的狮子来象征巴比伦。分别用金头和狮子来描述,可以说是非常适当的象征手法。

因为巴比伦在历史上是最富有而强大的国家。那么,有鹰的翅膀的狮子,这样比喻的含义是什么呢?鹰的翅膀在圣经的预言中表达的是迅速的含义(哈巴谷书1:6-8)。查看世界历史,可以发现巴比伦非常迅速地支配了这个世界的事实。

公元前605到公元前539年,巴比伦在全世界有着非常惊人的势力。但是变化来临了。但以理看到的第二个兽兴起。“又有一兽如熊,就是第二兽,旁跨而坐,口齿内衔着三根肋骨。有吩咐这兽的说:起来吞吃多肉。”但7:5。公元前539年,在玛代和波斯的联合军的攻打下,巴比伦瞬息间灭亡了。所以第二个帝国登场了。描述熊的样子的时候,旁跨而坐,这样的描写证明了波斯比玛代要更强大。这两个强国互相联合支配着这个世界。熊的口中衔着的三根肋骨,象征着这个帝国所占领的三个部分。(巴比伦,吕底亚,埃及)

历史的主人再次更换。公元前331年,玛代和波斯灭亡。第三个帝国登场了。但以理的预言是这样说的,“此后我观看,又有一兽如豹,背上有鸟的四个翅膀;这兽有四个头,又得了权柄。”但7:6。历史的指针指向了跟随玛代波斯之后的强大帝国希腊。亚历山大国王在很短暂的时间内,从东面到西面使世界屈服在了自己的脚下。

豹背上的四个翅膀,象征着亚历山大王在短暂的时间内占领了世界。亚历山大王25岁的时候成为希腊的王,8年之内征服了世界,直到印度的恒河。他面对着江水,在马背上哭着说道:再也没有可征服的国家了。这样的故事作为有名的传奇而流传下来。虽然他征服了世界,但是自己却没有做到节制。他33岁的时候因为酗酒过度而死亡。

亚历山大死的同时,他的部下(利西马克Lysimachus)、卡山得(Cassander)、塞琉古(Seleucus)、托勒密(Ptolemy),把希腊分成了四个部分。这兽有四个头,描述的就是亚历山大帝国分成四个部分的命运。公元前168年,希腊帝国消失在了历史上,第三只兽的预言也正确地成就了。

 

可怕的第四只兽

但以理书7章23节出现的“第四兽就是世上必有的第四国”,这关于第四只兽的预言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但以理在启示中看到了从海中上来的第一、第二、第三只兽,但是没有一只兽如第四只兽那么可怕而惊人。圣经如下描述了第四只兽:“其后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第四兽甚是可怕,极其强壮,大有力量,有大铁牙,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这兽与前三兽大不相同,头有十角。”但7:7。

我们已经学习过,第四只兽指的是坚固如铁的君主制国家罗马。今日我们可以容易地发现,罗马因着它残酷的压制和强大的力量在这世界上为所欲为的痕迹和历史。然而,如此强大国家的注定命运降临了,但以理书7章24节告诉我们它分成了十角:“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在这段圣经章节中,上帝解释了兽、角的象征意义。历史也证明了罗马分成了十个国家。

从欧洲的北面开始,几个部族趁着罗马变弱的空子发起了进攻,席卷了西欧地区,最终罗马分成了十角。公元476年,罗马灭亡,预言再一次正确地成就了。因而,但以理书2章中巨大金像的脚和脚指头的时代来到了。若是学习过历史的人,就知道分割罗马的10个部族的名字。意大利,瑞士,德国,英国,法国,西班牙,葡萄牙,东哥特,黑如来,汪达尔。其中7个国家至今还存在。他们作为现代国家,在欧洲依然有着强大的势力。三个部族(东哥特,黑如来,汪达尔 )已经在历史上消失了。

 

小角=敌基督势力

在我们理解这4只兽的预言的基础上,就开始解释下面的预言。让我们在但以理书中一起来寻找关于小角的意义。但以理书7章详细地描述了小角的面目,特别是但以理书7章8,24-25节是核心部分。“我正观看这些角,见其中又长起一个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连根被它拔出来。这角有眼,像人的眼,有口说夸大的话。”但7:8。

“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后来又兴起一王,与先前的不同;他必制伏三王。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但7:24-25。

我们要非常细致地看这段预言。在阐述这个小角的势力的时候,不能有丝毫的错误。因为小角指的是在历史上活动至今的敌基督的势力。

为了精确地阐述这个问题,我们要一一查看但以理书预言中记录的敌基督势力的9个特征。接下来要说明的敌基督的势力的特征,更加让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坚定不移地确信。关于“小角”的预言和历史,使得我们完全消除关于敌基督势力的想象或者猜测。

 

揭露小角面目的9种证据

第一,从西欧起来的小角

小角登场的地理位置在西欧。“这兽(罗马)与前三兽大不相同,头有十角。我正观看这些角,见其中(among them)又长起一个小角。”但7:7-8。天使是这样对但以理解释10个角的:“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罗马)中必兴起的十王。”但7:24。象征罗马帝国的兽的头上有10角,这10角象征在西欧立足的罗马帝国分裂而成的10个国家。而小角是出现在十个角的中间,所以小角的地理位置应该在罗马帝国的心脏部分,即西欧。

第二,罗马帝国分裂后变得强盛的小角

小角一定要比十角晚出现。因为预言说的是小角出现在已经存在的“十角中间”。那么罗马帝国灭亡,分裂成十国的事件发生在什么时候?是公元467年。十角(国家)兴起于公元467年,小角在十角出现之后才会兴起掌权。

第三,小角连根拔起其他三角

小角强盛之时,他连根拔起了三个角(国家)。但以理书7章8节是这样预言的,“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连根被它拔出来。”

第四,小角有国家的属性

小角和十角一样,是角,所以一定有国家的属性。“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但7:24。 “这角有眼,像人(a man)的眼,有口说夸大的话。”但7:8。不仅仅有像王权一样的组织,而这个“人”所担当的角色是小角势力的首领。

第五,小角有和其他十角不同的属性

“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后来又兴起一王,与先前的不同;他必制伏三王。”但7:24。这里说明的是这个小角有着和其它政治性国家不同的特性。小角不仅有政治性的王权,还有宗教上的属性。这就是第六个特征。

第六,带有宗教属性

但以理书7章25节的前文又公布了小角的一个特征,“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启示录13章1-7节也是关于敌基督势力的预言,这段圣经章节是这样说明其特征的:“又赐给它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启13:5。圣经中“亵渎”的意思是:主张自己可以饶恕罪(路5:21),把自己位于和上帝同等的位置上(约10:30-33)。耶稣对麻风病人说:“小子,你的罪赦了”的时候,文士议论他说了“僭妄”(亵渎)的话(可2:5-7)。[中文圣经中“亵渎”或“僭妄”,在原文是同一个词blasphemy。]

耶稣当然不是僭妄的一位。因为他就是上帝,有赦罪的权柄。但是,如果某个人主张说自己拥有同样的权柄,那这个人就可以用“僭妄”来形容。但以理书和启示录都说到敌基督势力说夸大亵渎的话。

第七,小角逼迫上帝的圣徒

但以理书7章25节又说明了敌基督势力的一个特征:“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这里描述小角逼迫上帝的百姓。意味着他们是把上帝的百姓逼向死亡的势力。

第八,小角改变节期和律法

在但以理书7章25节,我们可以看到如下的预言:“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times and laws)。”我们要集中注意力查看关于小角改变上帝的“节期和律法”的预言。小角如此的作为告诉我们这样一个事实:上帝的律法(十诫命)会被这个小角所象征的势力所篡改。

第九,小角有一载、二载、半载的全盛期

关于小角的最后一个证据,在但以理书7章25节,这里正确地说明了小角在地上实施他权力的时间。“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这里出现了非常奇怪的表达,而这个表达是圣经中表达时间的预言,圣经本身就对这样的预言做出了具体的解释。“于是有大鹰的两个翅膀赐给妇人,叫她能飞到旷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她在那里被养活一载二载半载。”启12:14。和这段预言相同的预言出现在同一章的前部分,这里的一载二载半载,另一种表达是一千二百六十日,“妇人就逃到旷野,在那里有上帝给她预备的地方,使她被养活一千二百六十天。”启12:6。

比较这两段圣经,可以发现这里时间性的预言说的是同一段时间。即,一载二载半载就是一千二百六十日。而且,我们从但以理书4:16和11:13可以知道“载(time)”的意思是“年(year)”。所以“一载二载半载”就是1年+2年+半年=3年半。结论是:一载二载半载就是1260日,这指的是3年半的预言性的时间。一载二载半载=3年半=42个月=1260日(当然,这是根据圣经的犹太历1年就是360日来说的)。

在此我们又要使用一个重要的预言解释原则,就是一天=一年的解释法则。上帝已经说明了一天就是指一年。“一年顶一日”民14:34。在对已定的预言性的时间换算中,这样的解释法则是一定要用的解释预言的原则。因而,小角带着极大的权势逼迫圣徒的时间有1260年之久(一载二载半载=3年半=42个月=1260日,也就是1260年)。

A 解释预言的3种原则  

1 以经解经:对预言象征性的表达或者比喻,要在圣经其他的地方寻找是以何种意义被使用,通过祷告和常识性地判断来把握它的意义。

2 要通过上下文来区别预言的表达是象征性的、还是实际性的。若是象征性的,要在圣经当中寻找解开这个预言的钥匙。

3 圣经中关于时间的预言,大部分情况下是一日象征一年。为了确认关于时间性预言的解释正确与否,通过查看已经成就的过去的历史就可以知道。

预言精确地成就

我们现在已经查看了但以理书7章中小角势力的9种特征。在研究小角的真相的过程中,我们必须要找到一个势力,完全可以满足这9个特征。翻开历史,我们可以知道满足这9个特征的势力就只有一个。

研究上帝通过但以理所记录的预言,在研究但以理书7章中小角势力的过程中,所有的人都会得到同一的结论。上帝希望研究圣经的每个基督徒能够显然而明确地理解小角的真相。只有天主教在所有方面都和但以理书7章中小角的预言是一致的。

将但以理书7章的预言和天主教的历史进行比较,就会发现上帝的预言精确地成就了。让我们一起来看,但以理书7章中出现的小角只能是天主教,这个结论的9个证据:

第一个证据,教皇权在西欧兴起

“我正观看这些角,见其中(among them)又长起一个小角。”但7:8。在西欧的罗马帝国分裂成为10个国家,在他们中间出现了小角。天主教出现的地理位置和预言是一致的。教皇权发源于西欧。再具体地说,就是发源在罗马帝国的心脏部位意大利半岛的罗马。

第二个证据,罗马帝国分裂后变得强盛的教皇权

“我正观看这些角,见其中(among them)又长起一个小角。”但7:8。天主教势力强势登场的历史年代和预言是一致的。天主教出现在罗马帝国分裂的公元476年之后。公元538年,查士丁尼皇帝把强大的权力(宗教,政治,军队)赋予罗马教会(Church of Rome,天主教)的诏书发挥效力的时候,教皇权支配的中世纪宗教黑暗时期开始了。从无数的历史学家的记录中,可以容易地发现这样的史实。

第三个证据,教皇权拔掉了其它三个角

“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连根被它拔出来。”但7:8。在罗马帝国分裂成10国的时候,在十个角中,教皇权特别受到三个角强烈的反对。因为属亚利安派的东哥特、黑如来、汪达尔完全相信亚利安主义,而亚利安主义和教皇权的信仰相悖。公元538年,查士丁尼皇帝布告令下来之时,教皇权的军队就拔掉了这三个国家,预言又正确地应验了。

第四个证据,教皇权有国家的特性

“至于那十角,就是……十王,后来又兴起一王。”但7:24。十角是十王,那么小角也是王,所以它也带有和王权相同的组织。教皇权有着金字塔式的组织,充分地可以联想到教皇强大的王权,有着最高的位置。罗马的梵蒂冈现在依然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以教皇为君主来统治,同时是绝对的君主国家形态。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个是教会本身来统治的国家形态。

第五个证据,教皇权有着和其它十角不同的属性

“后来又兴起一王,与先前的不同。”但7:24。教皇权带着和之前政治性的国家不同的权力。因为教皇权既是宗教势力,同时还有政治性的组织和影响力。这与之前的任何一个国家有着不同的特性。以前的国家统治人的身体,但是教皇权连人的心灵也控制住了。而且小角“有眼,像人的眼”,通过有洞察力的眼睛监视着世界的宗教界和政治界。

第六个证据,教皇权与上帝为敌,说“夸大的话”

表现小角面目的决定性的内容出现在此。第六个特征是“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但7:8,25)那么教皇权到底是否满足了小角这样的特征呢?

天主教从以前到现在一直主张自己拥有饶恕罪恶的权力。请听天主教公然主张的夸大的僭越的话。由罗马教皇权发行的、由天主教会百科辞典认证的《Prompta Bibiotheca Juridica Moralis Theologica》一书中,犹西皮拉利斯的记载如下:“由于教皇至高无上的威严,他不单纯是人,也是上帝的代理者,又是上帝。教皇既是在地上的上帝,是王中之王,便拥有最高的权势。”Vol.VI,P.25-29。

“在圣经中对于教会的头基督所有的指称和有关他至上的权力,都适用于教皇。”Bellarmin,On the Authority of Councils,Vol.2。“主上帝教皇”(Extravagantes 4章,title 14,Declaramus注释)。“教皇戴着三层冠冕的原因就在此,他是天上的王、地上的王、地狱的王”(Lucius Ferraris,Prompta Bibliotherca,6卷,p.26)。“如教皇可以成为最神圣的一位,那么也可以成为是神圣的君主,至高之王,王中王。教皇和基督是一,构成同样的审判。所以教皇所要行的正如从上帝口中出来的一样。”Pope,Perraris,Ecclesiastical Dictionary。此外,在天主教的教导之中还包含了无数圣经所定为僭妄的主张。只有这样的教皇权的主张,才和小角的预言确实一致。

第七个证据,逼迫上帝圣徒的教皇权

“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但7:25。从过去的历史中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教皇权曾经逼迫千千万万的真基督徒而使得他们殉教的可怕场面。若是对中世纪宗教黑暗时期的历史有一点了解的人,应该记得通过教皇权所建立的宗教裁判所,残忍地杀害许许多多圣徒的故事。依据天主教的一位主教而记录的,得到天主教许可而出版的书中,有如下的记载:

“天主教带有可怕的血腥的历史。尽管如此,当教会面临谬论时,教会就必须使用自身的力量、肉体的刑罚以及拷问的手段。教会必须设立和以往一样的宗教裁判所。教会要求国家法律的支援。尤其是,教会要重现和16世纪对改正教信徒们所行的同样的事情。法国的法兰西斯一世和亨利二世还有英国的玛丽王朝时代,教会拷问了异端分子。”The Catholic Church,The Renaissance and Protestantism,p.182-184。

我们从天主教和改正教双方的历史,都可以得知教皇权曾经拷问了改正教徒的记录。现在让我们来看第八个证据是如何验证了关于小角预言的完全成就。

第八个证据,改变了“节期和律法”

但以理书7章25节记录了小角要变更上帝的诫命的意图,“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这个关于小角的预言是否适用于教皇权?教皇权改变了上帝的十条诫命中的两条。天主教在自己的教理问答和教理书中,删除了第二条诫命,因为十诫命中记录的“不可拜偶像”的第二条诫命给他们敬拜马利亚和各使徒像的行为定了罪。

他们删除了第二条诫命,而把第十条诫命分成了两条,以维持十诫命十条的形式。这样改变了十诫命,天主教教导的十诫命中就没有关于敬拜偶像的诫命,而把关于贪心的诫命扩成了两条。

不仅仅是改变了第二条诫命,第四条诫命也被教皇权变更了。教皇权惊人地试图以星期日代替创造周的安息日。由于中世纪宗教黑暗时期发生的这样的变更,几乎所有的改正教徒都跟随了在星期日礼拜的不符合圣经的习惯。

撒但通过教皇权努力改变上帝的“节期和律法”,但是因着上帝忠诚的基督徒,上帝的律法直到现在也没有变更,原原本本地保留下来。因为上帝的律法是不能被变更或被废止的。

第九个证据,教皇权“一载二载半载”的全盛期

“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但7:25。这话预言到小角势力在地上滥用权力长达1260年。这段预言是否也正确地应验在教皇权身上了?我们是否知道这样的事实,那就是在但以理书和启示录中七次以上反复提到教皇权在中世纪上千年的全盛期,与上帝为敌,逼迫上帝的圣徒,践踏上帝的律法。(反复七次以上的上帝的警告:但7:25,12:7,启11:2,11:3,12:6,12:14,13:5)

为了确认这个惊人预言的成就,我们再次翻开历史。公元538年,根据查士丁尼皇帝的命令赋予了教皇莫大的权力。从那日开始,历经1260年的时期,直到公元1798年,就在这年,法国的伯塞斯将军带着军队进军罗马,把教皇从他的宝座上拉下来。教皇在法国的监狱中因病而死,他的所有财产被没收。法国革命政府宣言说:将不会再有罗马教皇。当时全世界都认为天主教完全地死了。

 

 

公元538年开始的1260年的预言,因公元1798年教皇和罗马教会的崩溃而准确地成就了。罗马失去了再去支配这个世界的政治和宗教权力。所以,但以理书7章中小角的九种预言准确地成就在天主教会身上,我们根本无法否认这样的事实。完全满足小角的九种预言的势力,仅仅只有教皇权。

启示录13章的复合的兽=小角 
通过对前面但以理书中的预言的理解,现在我们阐述一下在启示录13章前面登场的奇怪的兽的面目。在学习但以理书中出现的小角预言的时候,会发出疑问,小角和启示录13章出现的复合形态的兽有什么样的关系。但以理书7章的小角和启示录13章的兽,是同一个势力还是不同的势力?为了得到正确的答案,我们一起来观察启示录13章出现的奇怪的复合形态的兽。

启示录13章1-2节出现的兽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5节又出现了熟悉的话:“又赐给它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启示录中出现的兽和但以理书7章的小角说同样夸大的话。继续阅读5节下半节,“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

任意而行42个月,不就是但以理书7章所学的时间性的预言吗?一载二载半载=3年半=42个月=1260日,而在时间性预言中的原则是一日就是一年。这里的四十二个月,和但以理书中1260年的预言是一样的。7节中的另一个信息帮助我们理解兽的面目:“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兽也是逼迫圣徒的模样。

现在我们可以得到结论:启示录13章中的兽和但以理书7章的小角是同一个势力。但以理书7章的小角所象征的势力,在启示录中是用一个奇怪的兽来象征的。只是使用的象征不一样而已,但是可以确认的事实是他们有着同样的意义。但以理书7章的小角和启示录13章的兽都指的教皇权。上帝通过小角和奇怪的复合形态的兽的样子,描述了教皇权在中世纪1260年的期间滥用权力的事实。

在启示录13章3节中,我们又可以发现和小角类似的一点:“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就如我们之前所学习的,1260年的预言结束的终点,公元1798年,教皇受了致命的死伤。即,法国的将军俘虏了教皇,把他关在了巴黎的监狱里,教皇就死在那里。那个时候全世界都认为教皇永远消失了。然而,启示录13章3节中说,“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1798年之后,教皇还要复辟。

最终,如预言所说,教皇权受了死伤后,全世界再次以教皇为中心聚集起来。这预言无比清晰地成就在我们眼前了!1929年,意大利的总统在讲和条约上签字,说要恢复教皇曾经被没收的财产,并把这个条约给了教皇。因此教皇又再次得到了权势,梵蒂冈恢复了可以行使政治主权的能力。从那时开始到现在,教皇的影响力以惊人的速度增长。

所以,末后的教皇几乎在所有重要的政治、宗教、道德性的问题上有着莫大的影响力。几年前,苏联和东欧阵营垮台以后,美国的著名杂志《时代周刊》登载了里根总统和教皇的照片,并且以“神圣同盟”为标题,刊登了为了推翻共产主义政权,教皇和美国政府在幕后密谋的内容。现今,我们到了无法忽视教皇权在世界上不可一世的影响力的时候。

今日,几乎所有国家的政治大事都被梵蒂冈所掌管。教皇权对世界局势惊人的影响力,通过登载在各种报纸封面上的报道而显而易见。教皇说的几乎所有的话,都在全世界被印刷出来传播。数亿的人们看教皇为今日的政治和宗教的领袖。是的,受了死伤后又医好了!现今全世界都跟随着兽。

 

第二部:龙和女人

兽到底是从哪里获得了这样的权力?是谁给了小角逼迫圣徒1260年的权力?启示录13章2节给了我们这个问题正确的答案。“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让我们注目龙将能力给兽的话语。那么,龙是谁?启示录12章7-9节中出现了龙的原形。“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它们的地方。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龙=古蛇=魔鬼=撒但)

当然,龙指的就是撒但。但是撒但是何时又是如何欺骗了全世界?撒但被赶出天庭的时候,这个地球就只有两个人。这两个人代表了即将出生的全世界所有的人。他们是谁?当然是亚当和夏娃。撒但装成蛇的样子在伊甸园欺骗了亚当和夏娃,又欺骗了由亚当和夏娃的后代构成的全世界,结果使世界成为属自己的。因此,撒但才得到了权力,就是可以把自己的权力赋予人类。善恶之争虽然源于天上,但是通过伊甸园转移到了这个地球上。

 

和女人为仇的撒但

人类在伊甸园堕落后,上帝向最早参与犯罪的犯罪者宣布了咒诅。在创世记3章15节,我们可以发现上帝对蛇即撒但所宣布的咒诅,“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这是圣经中出现的涉及最长时间的预言,描述了龙和女人、还有龙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之间展开的激烈斗争。

而这个预言中的女人象征谁?圣经中象征性的表达“女人”——任何时候都是指上帝的教会。“那秀美娇嫩的锡安女子”耶6:2。这里的锡安是什么意思?“又对锡安说:你是我的百姓”赛51:16。新约圣经也是以女人象征上帝的百姓。“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林后11:2。

所以,从伊甸园直到世界的末了,撒但的势力和上帝的百姓之间常常会有激烈的战斗展开。亚当和夏娃之后总是会有两个阵营出现。现在龙及其追随者,都在攻击上帝和跟从上帝的百姓。基督徒一定要正确地理解真理和谬道,还有撒但和上帝的教会之间存在的强烈的斗争。

 

两大阵营

在上帝和撒但的斗争中,住在地球上的每个人都拥有自主权。我们可以看到,通过亚当出生的子女和后世代中存在的两群人之间的争斗。从该隐的生涯可以知道,他是属于龙的阵营。该隐没有用上帝所命令的方法,而固执地使用自己所愿的方法。亚伯是属于上帝阵营的人,他的生活是义的,所以该隐最后杀了他的弟弟。

上帝让亚当的两个儿子各自献上抓来的羊,该隐没有献上上帝指示的祭物,而献上了“地里的出产(谷物和蔬菜)”。以后我们会学习到,该隐的这种特性,随着时代变迁却不变的特性,将表现在兽身上。该隐以自己的想法代替了上帝清晰的真理,向上帝献上了假的敬拜。该隐这样的特征一直相传在龙(撒但)的后裔身上。

因该隐的后代,世界变得无比的堕落,所以上帝只能用洪水灭了这个世界。然而洪水以后,又出现了两大阵营。龙(撒但)的追随者聚集在巴别,要建造通天的巴别塔,挑战上帝。当然他们这样的计划失败了,然而就在建立巴别塔的地方,后来建立了巴比伦这样的大帝国。巴比伦成为历史上支配世界的第一个大帝国。(公元前605年)。早期古巴比伦的时候,上帝呼召亚伯拉罕出来,引领他到了迦南。上帝的计划在任何时候都是要使他的百姓从谬道和错误习惯中分别出来。

 

龙(撒但)和太阳神敬拜

让我们来研究一下撒但阵营的历史。巴比伦是在地上建立的龙的第一个首都。从巴比伦开始,异教兴起了敬拜太阳的形态。太阳敬拜,曾经是巴比伦人的宗教,是亵渎的偶像敬拜,充满了不道德和混杂的仪式。巴比伦因玛代波斯的联合军而灭亡了,但兴旺的太阳崇拜在玛代和波斯原原本本地被流传下来,玛代和波斯也沦为了龙的司令部。巴力(太阳神的名字)敬拜执掌了玛代波斯,就像巴比伦时代一样。

玛代波斯灭亡,希腊掌握了霸权,但是太阳敬拜依然被继续流传下来。希腊灭亡后,罗马成为支配世界的势力,但是太阳敬拜依然没有发生变化。密特拉教和太阳敬拜是当时遍满罗马全国的异教。从巴比伦时代到罗马帝国,龙通过太阳敬拜的思想支配着世界。

然而,在罗马帝国统治世界的期间,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女人的后裔出现在罗马时代。还记得创世记3:15节记录的预言吗?即关于女人的后裔和蛇的后裔彼此为仇的话。启示录12章1节中象征性的女人,描述的是真教会的模样。“天上现出大异象来: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就如之前所讲的,在圣经中女人象征着教会。所以,纯洁的女人象征着真教会;淫妇象征建立在非圣经的教理和谬道上的假宗教。

 

女人的后裔

启示录12:1节中出现的女人,是保持着纯洁真理的真教会,即代表使徒时代的教会。女人头上戴的十二星的冠冕,象征着十二使徒。再看接下来的场面。“她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妇人生了一个男孩,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她的孩子被提到上帝宝座那里去了。”启12:2-5。

这里出现的男子是谁?辖管万国,升到上帝宝座面前的男子只有一名。除了耶稣还能会是谁?耶稣诞生的时候,想要杀死他的是谁?如我们所知道的,罗马帝国的希律王。希律为了杀死婴孩耶稣,杀死了犹太国的2岁以下的所有孩子。

这里为了描述要杀死耶稣基督的罗马帝国,使用了描述撒但时所用的同一个词“大红龙”。撒但为了杀掉耶稣基督,和罗马帝国密切地同工,所以用了同一的象征。

马利亚和约瑟为了躲避追杀命令,抱着耶稣逃到了埃及。撒但加给十字架上的耶稣的打击,因着周日早上耶稣的复活而以失败告终。从那以后40日后,耶稣升天,预言的话语完全地成就了。

龙(撒但)对基督的目的没有得逞。他把自己的愤怒加在了早期教会身上。启示录12章13节中,逼迫的场面出现了,“龙见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妇人。”当时世上就只存在了少数的基督徒,所以撒但想要通过逼迫完全毁灭他们。结果,数万的基督徒在罗马皇帝剧烈的逼迫下走向了殉道的道路。

但是福音的火燃烧得更加热了。数万的殉道者是真正女人的后裔。一个人殉道的时候,便有数百名的灵魂被他们所留下的真理而充满。使徒保罗在罗马的城门前传播了福音。但随着罗马渐渐的衰弱,龙的后裔出现的时间渐渐近了。

 

龙的后裔

在数世纪的时间里,撒但通过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以及罗马帝国逼迫了女人的后裔上帝的百姓。为了践踏真理、扑灭真理,肆行所有的残害和逼迫,但是结果撒但还是失败了。所以撒但就不再使用武力来作战,而展开了策略性的、欺瞒性的方法。撒但把从古巴比伦开始、通过玛代波斯和希腊流传下来的异教的教导,和基督教会的教导混合起来。撒但计划要把无数的基督教徒聚集在欺瞒之中。

龙的后裔,即撒但的后裔,以什么样的形态出现的?在启示录13章以兽的形态出现的。“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启13:1-2。

这里出现的兽带有但以理书7章中出现的狮子、熊、豹以及第四兽的复合的模样,这有很重要的意义。上帝在对教皇权象征性的说明中,取了以前各个异教帝国的模样中的一部分,来描述了兽的全貌。之所以用复合形态的兽来描述教皇权,是因为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和罗马帝国的富裕、权力、偶像崇拜、人文主义、灵魂不灭论、严格的法律制度以及对上帝百姓的逼迫,这所有的特性都包含在教皇权的特性中。

 

对启示录13章中的兽的说明 

1 模样:这里兽的样子是把但以理书7章中出现的四种兽,即狮子、熊、豹以及可怕强大的第四兽,复合起来的样子。即豹的身体,熊的脚,狮子的口,七个头,十个角。

2 七个头的构成:把但以理书7章中的四种兽的头加起来,即狮子(巴比伦)的头(1个)+熊(波斯)的头(1个)+豹(希腊)的头(4个)+第四兽(罗马)的头(1个)=七个。

3 十角的位置:这里的兽有着但以理书7章中可怕强大的第四兽(罗马)头上的十角。其它的兽没有角。

4 十个冠冕的位置:兽头上的十角上面。

撒但给了教皇怎样的权力?“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启13:2。撒但在公元330年,通过罗马帝国的君士坦丁大帝,把首都罗马转让给了教皇,给了他座位。我们可在天主教的史书中找到这段历史。“罗马皇帝皈依成为基督徒,和平与安全得到了保障。皇帝将罗马城移交给了教皇,作为基督的代理者教皇所应得的权位。因此,教皇解除了所有人间权势的束缚,直到世界的末了。”Papal Rights and Privileges, p.13。

“公元330年,随着罗马帝国的首都从罗马迁到君士坦丁堡,实际上在欧洲西部的教会摆脱了皇帝权力的影响,教会自身的组织就得到了发展。因着教皇继承罗马皇帝的权势,教皇就成了在西部最伟大的人物,被拥戴为灵性上的指导者和政治上的领导者。”The Rise of the Medieval Church,p.168。

这样的历史记录很显然地向我们陈明了教皇是怎样坐在撒但所给的座位上的。撒但通过罗马皇帝给了他权柄(正式的公告在公元538年,但事实上公元330年这样的认证已经开始了)。

罗马帝国曾经的权力和宝座是从哪里得来的?是从希腊得来的。希腊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权力和力量?是从玛代波斯。玛代波斯的力量从何而来?是从巴比伦。以此类推,巴比伦从哪得来的力量?是从龙而来。从巴比伦开始的太阳敬拜,持续不断地传给这些帝国。撒但把太阳敬拜的思想灌输给了这些大帝国,利用这些帝国成了逼迫上帝百姓的势力。要记住“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的预言。

 

异教的教导在天主教的教导中!

异教的教导是如何进入到教皇权控制的天主教中的?撒但是努力伪造真理、用谬道取代真理的专家。“伪造和取代”是在撒但干预的所有事情上都可发现的证据。以龙的后裔登场的兽的势力——教皇权的教导中,有许多用异教的谬道代替或伪造的真理。如亚当的儿子该隐所做的事情一样,教皇也用其他的东西代替了上帝的诫命(命令)。

有关太阳敬拜的许多习惯进入了基督教。教皇为了赢得当时众多的异邦教徒的好感,把各种异教的教导引入了基督教。虽然没有把异教中的偶像敬拜直接带入教会,但是做了彼得、马利亚和圣徒的像放在教会里,使得异教徒感觉到教会的好意。

异教的习惯是如何进入教会里的?举个例子来说明,让我们来看圣诞节。知道过圣诞节的习惯来自于哪里吗?遵守圣诞节的习惯存在于基督在世界上诞生之前。12月25日这个节日在耶稣诞生数百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当时的异教敬拜太阳。他们看到12月的白昼渐渐变短,认为太阳渐渐远离他们。他们因害怕太阳完全地离开他们,就祈祷献上了祭物。这样做着的时候,到25日,认为太阳渐渐离自己近了,白昼变长了。人们说“太阳又重生了”,所以称12月25日为太阳神的出生日。这样开始的12月25日成了异教徒狂欢的节日。

在教皇权把异教的节日带进教会之前,这一日一直是异教徒的节日。然而,教皇权开始号称异教的神太阳(SUN)的节日,为上帝的儿子(SON)的诞生日。牛津大学的希腊语教授吉尔伯特莫瑞博士,在自己的书里这样写道:“异教密特拉教(Mithraism)的教徒们大量改宗到了基督教会,他们竭力推行遵守他们的太阳日来代替圣经的安息日。他们主张将太阳的诞生日(12月25日)定为基督的诞生日来遵守。”History of Christianity in the Light of Modern Knowledge,Chapter Ⅲ。

事实上,我们并不知道基督诞生的时间。教会遵守12月25日的原因是教皇采纳了敬拜太阳的异教崇拜。看到教皇所采纳的太阳敬拜的崇拜仪式进入改正教的事实,真的是非常惊人。

那么复活节呢?现今几乎所有的人都遵守复活节。然而历史证明的是,复活节在耶稣复活之前就已经是异教遵守的节日。异教信徒在很久以前就认为春分的时候,即白昼和夜晚一样长的时候,万物都得到了生命。所以他们为了荣耀他们的神而指定了一日,这日是为了带给大地生命和成长的神(Ishtar,繁殖和生产的神)而制定的。Easter(复活节)这个单词的意思来自于Ishtar这个名字。教皇引进了复活节,所以教会开始敬拜Ishtar神。

无数的教会平信徒常常问复活节兔子和复活节彩蛋和耶稣基督的复活有什么关联。当然什么关联也没有。兔子是异教徒在敬拜Ishtar神的日子的象征,因为兔子是有很强的繁殖能力的动物。这日被异教徒认为是非常不道德的性行为的日子。

大量异教徒的皈依,使得教皇权大大地发展开来,同时教会决定接受敬拜Isthtar神的日子,称这日为复活节,也接受了兔子和彩蛋。所以证明这日来源异教的证据流传到了现在。

这些例证不过是撒但如何把异教的思想和习惯带入基督教会的一方面而已。教皇权兴旺地发展,同时接受非圣经的教导和习惯的门大大地敞开了。教皇权用他的权力和欺瞒的计策主导着教会,想要通过逼迫来消灭坚守真理的女人的后裔。

我们在此可能发出一个疑问:若是人的遗传和异教的习惯通过已往的历史轻易地进来了,那么我们是否忠诚地遵守圣经所说所有的教导呢?我们是否能确信现在所信的不同的教导是上帝的真理呢?

现在我们所言及的问题是混合了异教徒的习惯的错误,还不是直接违背上帝的诫命的问题。因为圣经中没有指明要守基督的复活节或诞生日的上帝的命令(commandments)。我们可以在一年中的任何一个日子纪念耶稣的复活或诞生。圣经对于这个问题没有明确的教导。

在下一章,我们将要研究那些猛击基督教会的心脏部位的教导。对于公然违背上帝诫命的问题,我们不必有过度的担忧。因为这样的态度会引起教会中不必要的不和以及论战。

教皇权的势力日见增长,撒但成功地用假的教理,对抗包含在上帝话语中的一些核心真理。我们千万要打开我们属灵到眼睛,准确地分辨撒但的伪造物,忠诚地顺从上帝的真理。

 

第三部:兽的数目和兽的印记

在兽所表现的所有方面中,最重要的两点出现在启示录13章。“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启13:16-18。我们已经学习了关于兽的势力(小角)的9种预言,以及如何适用于教皇权的问题。现在借着对兽的名和数目的说明,要加上证明兽的势力就是教皇权的第十个证据。

根据启示录13:17-18节,从逻辑上我们可以得到的结论就是,“兽的数目”、“兽名数目”和“人的数目”是一回事。“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所以,兽名=兽名数目=兽的数目=人的数目(the number of a man)。这里所说的“一个人(a man)”是谁?毫无疑问,指的是主导兽的势力的最高巨头。但以理书7:8节和启示录13:5节,也指出小角和兽是“有眼,像人的眼”、有“口”说夸大话的人(man)。

从古代开始就有计算人数目的方法,因每个拉丁字母都指有固定的数字,把每个拉丁字母所指的数字加起来就是名字的数目。为了把这个方法运用在教皇身上,我们先要搞清楚天主教的头即教皇的公认称呼。而且,兽名数目或一个人的数目(the number of a man),当然是这个组织的最高领袖的称呼的数目。

教皇有公认的拉丁文称呼,这是天主教给的称呼。从天主教的出版物中,我们很容易可以发现教皇公认的称呼。在1915年出版的《Our Sunday Visitor》天主教周刊上,我们可以发现刻在教皇三层冠冕上的称呼。这本周刊的原文是这么记载的,“Vicarius Filii Dei,这是拉丁文,有‘上帝儿子的代理者(Vicar of the Son of the God)’的意义。”

“因为地上的教会一定要有地上的指导者,而耶稣在升天之前指定彼得为他的代表,所以天主教给了教会的头教皇‘基督的代表(Vicar of the Christ)’的职位。”英国大百科全书对“Vicar of Christ(基督的代理人)”,是这样说明的:“从八世纪开始的教皇的特别的称呼。”虽然现在教皇戴的三层冠冕上没有刻拉丁文的称号,但是新即位的教皇在加冕典礼上要接受这个职分。

现在,让我们计算兽名的数目。计算“Vicarius Filii Dei”的每个拉丁字母所代表的数字,我们可以得到“666”。按照如下的计算方法计算,可以计算出教皇的称呼的数目是666。

谁都可以说这是偶然的巧合。假如我们仅仅是依靠这一点就主张说兽的势力就是教皇权,也可以认为这是个偶然的巧合。然而,我们要理解,这只不过是证明兽的势力就是教皇权的10个证据中的一个。即使看这个计算结果是偶然的巧合,剩下的9个证据仍然确切地证明了教皇权就是兽(小角)。圣经中为了揭露兽的真相而记录的10种预言都正确地应验在了教皇权身上,当我们看到这些的时候,该是感到多么的严肃!在圣经或是历史中出现的人物或者势力中,到底是哪个符合我们所研究的10种预言?只有教皇权!教皇的公认称呼和兽的数目666的一致性,在已经明确的事实上又增加了一个圣经证据。

 

兽印,魔鬼制作的最高的欺骗

现在让我们来研究兽的问题中的高潮部分。之前我们已经学习到,兽的势力带着伪造上帝真理的假道进入了教会。假道常常有着把异教的思想和上帝的真理混合的特征,圣经中用“巴比伦”即“混乱”的名字来表达。

教皇权伪造了上帝的真理,制作了假道,其中包含如下几点:代替了上帝的话语,跟随了人的传统的教导;代替了浸礼,接受了点水礼;代替了耶稣,相信马利亚作为人类的中保者;代替了圣餐礼,进行一种相信杯和饼变成了耶稣实际的血和肉的仪式;代替了上帝永远不变的律法,遵守已经变更的律法;相信炼狱说;不支持上帝的印,却指出兽印。

在上面所提及的几种虚假教导中,我们来集中研究关于兽印的问题。“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启14:9-10。这段圣经章节阐明了生与死的问题。我们一定要知道兽印是什么,还要知道避免兽印的方法。

必须要先理解的事实是:在任何时候,兽印都是与上帝的印对立的。所以,比起兽印,我们先要正确地理解上帝的印是什么。从启示录7章2-3节中我们可以知道,上帝的印和兽印一样都是印在额头(forehead)上。“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从日出之地上来,拿着永生上帝的印。他就向那得着权柄能伤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声喊着说:地与海并树木,你们不可伤害,等我们印了我们上帝众仆人的额。”启7:2-3。

虽然上帝的印和兽印是互相对立的,但是受印的位置都在额头上面。因此我们先回答“何为上帝的印”的问题。若是我们在圣经中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帮助我们识别与上帝的印对立的兽印。

 

上帝的印(the seal of God)

印(seal,图章,封缄),是一种和法律性的文书有关的用语。在所有正式的文书中,常常一定要盖上文书负责人的印章。每个国家的政府都有可以盖在法律性的文书中的印。盖印的目标是,为了赋予盖了印的文书权力。特别是在国会中通过的国家的法律文书中,一定要盖上国家的首脑或总统的印,因为总统保障法律条款的权威和执行。

印一定要有以下三种内容:1 统治者的名字;2统治者的称号;3统治的领域。让我们看一下美国总统的印上所刻的内容,美国总统乔治布什的印由三部分组成:1 乔治布什(统治者的名字)、2 美国(统治的领域)、3 总统(统治者的称号)。总统的印盖在文书中的时候,意味着保障这些内容要按照总统的权力去执行。

那么,上帝的律法和上帝的印有着怎样的直接关系?若是两者之间存在某种关系的话,这印要印在哪里,又是如何被印的?以赛亚书8:16节:“你要卷起律法书(Bind up the testimony),在我门徒中间封住训诲(seal the law)。”这里说,上帝要在忠诚地跟随他的门徒中间印上律法。上帝把律法印在门徒哪里?希伯来书10章16节告诉了我们律法被印的地方:“主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他们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写在他们心上,又要放在他们的里面。”

这就是在新约之下,上帝在跟随他的门徒中间印上律法的方法。圣经把上帝的律法写在心里的事情,表达成为在额头上盖印。我们的心在哪里?我们的心在前额,即头脑的前部分前脑里。前脑部分有理智和判断力。

箴言7章2-3节,对于这个问题作出了明白的说明,“遵守我的命令就得存活;保守我的法则,好像保守眼中的瞳人,系在你指头上(Bind them up),刻在你心版上。”这里的意思难道不是说要根据我们的心和思想的判断力遵守上帝的律法吗?所以上帝盖印的地方、或上帝的律法刻写的地方,是在忠诚跟随他的门徒的额头上(心和思想)。

 

上帝权力的标记

法律的权威因世界上最高统治者的印受到保障,同样,上帝的律法也是因上帝而受到保障。上帝律法中的哪个部分担当的是上帝印的角色?首先,在上帝的律法中寻找包含了上帝的能力和权威的律法。一个国家的总统是按照自己总统的职责落实权限。而上帝也是以自己创造了宇宙的创造主的权威为证据,主张自己的权力。耶利米书10:10-12节:“惟耶和华是真上帝,是活上帝,是永远的王。他一发怒,大地震动;他一恼恨,列国都担当不起。你们要对他们如此说:不是那创造天地的神,必从地上从天下被除灭!耶和华用能力创造大地,用智慧建立世界,用聪明铺张穹苍。”

诗篇96篇5节:“外邦的神都属虚无;惟独耶和华创造诸天。”以赛亚书40章25-26节也证明了上帝的创造和权力,“那圣者说:你们将谁比我,叫他与我相等呢?你们向上举目,看谁创造这万象,按数目领出,他一一称其名;因他的权能,又因他的大能大力,连一个都不缺。”

有一个区分上帝的惊人证据就是上帝创造的能力。上帝以创造为证据,主张自己就是真理,唯一的神。上帝希望人类无论在何时都能够记住他的创造能力,可以区分真神。因此,他在太初创造的日子中,设立了创造的纪念日和证据。

“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上帝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上帝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创2:2-3。安息日是把上帝和其他的神区别的日子,是纪念上帝创造能力的纪念日。

 

律法当中的印

上帝的律法因上帝的印而受到保障。然而在上帝律法中显现上帝权威的印是什么?印一定要有统治者的名字,职位和统治领域。查看上帝亲手所记录下的永远不变的律法,我们可以知道就只有一条诫命满足印的条件。而在这条诫命中,印的三个条件都具备了。

在十诫命的中心部分有纪念上帝创造能力的诫命,在这条诫命中有印的三个构成要素。“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统治者的名字)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这一日你和你的儿女、仆婢、牲畜,并你城里寄居的客旅,无论何工都不可作;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统治领域),和其中的万物(创造主,统治者的职位),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

第四条诫命安息日的诫命在上帝的律法中担当的是上帝印的角色,证明了谁是统治地球的唯一的真神。上帝在十诫命中的第四条诫命中记录下了自己的印,所以剩下的其他的诫命也同样地以上帝的权威受保障。

在我们当中有人会提问:“安息日真的是上帝的印吗?”以西结书20章12节是如此回答我们这个问题的:“又将我的安息日赐给他们,好在我与他们中间为证据,使他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他们成为圣的。”这里上帝称安息日为“证据(sign)”。在圣经中,证据(sign)和印(seal)是作为同样的意思来使用的。罗马书4:11节,印和证据就是同样的意思,圣经告诉我们这两个单词是可以互换使用的:“并且他受了割礼的记号(sign),作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因信称义的印证(seal)。”印证(seal)=证据(sign)。

 

印(seal)和标记(mark)的比较

让我们来比较分析一下上帝的印和兽的标记直接存在的关系。这两者之间完全是对照的关系。启示录14章9-10节中出现的三天使的信息中有关于兽印的说明,“又有第三位天使接着他们,大声说: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此酒斟在上帝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

接下来12节又对其他的一群人做出了说明,“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上帝诫命和耶稣真道的。”圣经告诉我们的结论就是:守上帝诫命的人绝对不会接受兽印。在末世代,包含了上帝印的十诫命,是能够避免兽印的唯一安全道路。特别是,上帝的印就是安息日,所以兽印与安息日是相反、对立的。那兽印又是什么呢?

 

变更律法的阴谋

为了寻找关于兽印是什么的答案,我们要再次回到描述教皇权行迹的但以理书7章25节:“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times and laws)。”之前我们已经学习到,教皇权废除了第二条诫命,把第十条诫命分成了两条,而这已经在天主教会中成为了正式的教理。这也就是证明了天主教改变了“律法”的事实。然而圣经又说到改变“节期(times时间)”。在十诫命中有指“节期”的诫命吗?第四诫命就是唯一和时间(节期)有关的诫命。教皇又改变了体现出时间的安息日了吗?是的!通过非常令人惊讶的过程改变了安息日。

就如前面我们所学习的,异教徒有着敬拜太阳的宗教。他们所遵守的礼拜日子是一周中的第一天,他们称那日为“太阳日(sun day)”,是为了荣耀自己所敬拜的太阳神的日子。基督徒遵守第七日安息日,异教徒遵守的是第一日。然而,在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在位期间,发生了惊人的事件。曾经敬拜太阳神的君士坦丁皇帝改信了基督教,跟随他的数万异教徒进入了基督教。

君士坦丁皇帝为了使自己的政权安全,为了赢得异教徒的好感,同时使得更多的人改信基督教,便允许敬拜太阳的异教徒把过去的习惯和仪式带入基督教。圣诞节和复活节就是那时候开始的习惯,星期日敬拜的传统也是从那时开始的。为了敬拜的方便,允许异教徒在星期日敬拜,同时也让基督徒在那日和他们一起敬拜,从此星期日敬拜就在基督教会开始了。

所以,君士坦丁皇帝就成为了第一个要求守星期日代替安息日的人。教皇权一直在工作,为了使得星期日法案在全世界颁布。我们可以很容易地理解,若是没有教皇权积极的支持和后援,星期日敬拜的传统在基督教会是没有立足之地的。

[注:一周七天,周而复始,源于上帝的创造。圣经里没有星期的说法,而是说第一日、第二日……第七日。第七日是安息日。星期的说法起源于古巴比伦的星象崇拜,分别给每日冠以日、月、火、水、木、金、土,流传至今。所以,星期几的说法和一周七日的对应与顺序是:星期日(第一日)、星期一(第二日)……星期六(第七日)。也就是说,星期日是一周的第一日,而星期六是一周的第七日。]

 

历史性的证据

世界的历史学家们,请看一下关于变更安息日的证据。人在自己没有看到变更的历史之前是不信的。在有名的英国大百科全书中,是如下记录了关于星期日(Sunday)的历史:“君士坦丁是第一个为遵守星期日而制订法令的人。他指定全罗马帝国把星期日作为正式的庆祝的日子。”

英国牛津大学的希腊语教授吉尔伯特莫瑞博士,关于遵守星期日的问题记录如下:“密特拉神是‘无敌的太阳’,太阳是‘忠诚的星’,密特拉教教徒们发现了作为密特拉神在地上的代理者而行事的王……在他们的眼中,罗马皇帝就是他们所找的真王。与基督教会有着尖锐对立关系的密特拉教教徒们,他们将罗马皇帝视为受到神伟大恩宠的人,在军队和民间机关里任职的密特拉教教徒们给予皇帝广泛支援……在这样的气氛之下,使得基督教界接受了密特拉教教徒所要求的守星期日代替安息日,同时把太阳日12月25作为基督的诞生日遵守。”以现代知识的亮光看基督教历史History of Christianity in the Light of Modern Knowledge。

威廉忽德里博士也证明了同样的历史性的真理,他也对同一历史事实证明说:“外邦人是太阳崇拜的偶像崇拜者,星期日对他们来说是非常神圣的日子。为了接近他们,教会认为将星期日定为休息的日子是完全必要的。在那样的情况下,要么教会采纳异教徒的礼拜日作为基督教会的礼拜日,要么异教徒将礼拜日改到安息日。教会若要求异教徒将自己的礼拜日改成安息日,不但对异教徒是一种攻击,而且对教会自身也成了绊脚石。所以教会容许异教徒们遵守自己原来的礼拜日,以便更自然地接近他们。”星期日和基督教安息日Sunday and Christian Sabbath,p.169。

对于基督教会接受异教徒的太阳日(Sun-day)的原因,《北英评论》The North British Review 作了如下说明:“为了便利,外邦人、教友们和爱国者们,在把星期日变成主的日子或安息日的事情上联合起来了……事实上,在确立必须遵守星期日以前,教会并没有采取星期日礼拜。”Vol.XVIII,p.409。

 

天主教会的承认

但以理书7章预言说教皇权改变节期和律法。那么教皇权和安息日的变更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我们一定要不偏不倚地对待这个问题,所以我们从来自各个领域的人得到证据。下面记录的文章,是在天主教会中很有权威的作者的文章,文章很清晰地阐述了天主教的立场。

“犹太人的安息日即第七日的安息日,被变更到一周的第一日以后,教会以星期日为主的圣日来遵守,并将此内容制订为第3条诫命。”天主教百科全书Catholic Encyclopedia,Vol.IV,p.153。

“将主的日子从星期六变更到星期日,这样的话在圣经里是根本没有的。我们要知道,这样的变更是依照教会的传统,一直流传到现在。在这一点上,我们感到很多改正教徒们不合逻辑的一面。虽然他们主张,在圣经的记录之外,不接受任何别的东西,但是他们按着天主教会的吩咐,遵守变更了的主日或星期日。”拯救的历史和戒律Salvation History and the Commandments,p.294,1963 edition。

“是天主教会将安息日从第七日变更到了第一日……天主教会认为作为基督徒们的节日,星期日比星期六更合适。”这就是天主教This is Catholicism,1959 edition,p.325。

柯根兰和韦伯在其著作《基督里的生活》Life in Christ里,引用天主教会1958年版的教理问答,介绍天主教信仰说:“为什么教会将主日从安息日变更到了星期日呢?基督给予了教皇捆绑或释放的能力,教会行使这一能力将主日变更到了星期日。”

斯蒂芬开里的著作,《教理问答》A Doctrinal Catechism里有以下的记录:“问:教会重新命定庆祝的日子的权限,事实上能够得到证明吗?答:如果教会没有那样的权限,那么即使现在所有的教徒们都对此表示赞同,也是不可能做到的。换句话说,如果教会没有那样的权限,那么在圣经中得不到证明的星期日的遵守,就不可能替代星期六的遵守。”请注意这里“替代”一词。从古到今,撒但一直竭尽全力用伪造品替代上帝的话语。

天主教会的红衣主教吉本司,在其著作The Question Box,p.179说了以下惊人的话语:“如果圣经是基督徒唯一的指南,那么和犹太人一样遵守星期六的第七日复临信徒才是正确的……将圣经看作是他们自己唯一的老师的改正教徒们,自相矛盾地去跟随天主教会所制订的传统,这难道不是奇怪的事情吗?”

约翰奥伯里安的著作《理解天主教信仰》Understanding the Catholic Faith,p.13(1955年版)有以下的记录:“圣经并不支持天主教会所教导的,或天主教信徒们所有的宗教习俗。举个例子,星期日礼拜,以及这一天限制一切不必要的劳动的传统,在圣经里是得不到支持的。虽然改正教会的弟兄们也非常有力地强调守星期日的问题,但是圣经没有任何地方指出星期日是主日或安息日。在教会历史的初期,教会有意将安息日变更到了星期日。”

美国Redemptorist[天主教至圣救主会]大学的校长耶那依特主教,他说过以下的话语,对改正教会发出强烈挑战:“将安息日从星期六更改到一周的第一日即星期日,这是天主教会所为。遵守星期日的命令,并且在第七日的安息日劳动的命令,在‘逐出教会’的威胁下向所有的人下达了。改正教徒们是非常认可圣经的权威性的人。但是,他们接受星期日为安息日,这也是对天主教会的权威的认证。圣经的见证是‘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然而天主教会却说‘不,要守一周的第一日星期日’。所有的人都虔诚地顺从了天主教会这一神圣的命令。”不仅如此,看一下以下的话语:“改正教信徒们也认证更改安息日为星期日的做法……他们以遵守星期日的行为……认证(天主)教会有权制定节假日,而且定不遵守之人为有罪。”Henry Tuberville著,基督教教理删节本An Abridgment of the Christian Doctrine,p.58。

“教皇的权势不是人的权势,而是上帝的权势,因此他也能更改上帝的律法。”Lueius Ferraris,Prompta Bibliotheca Canorica,Vol.v

本文的全体读者,必须对这一挑战予以回答。你们到底要顺从谁呢?关于安息日的变更,大主教C.F.托马斯说:“当然,天主教会声称他们自己将安息日变更了。天主教会这样的作为,以宗教性的问题来看,成了象征教会的权势和权威的标记(Mark)。”

现在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论焦点变得清晰了。上帝把安息日赐给我们,是作为他创造万物的权力的证据,主张自己是真上帝。然而天主教说:“不是的,不要遵守安息日。遵守一周中的第一日。我们改变了这一日子。这样的变更是证明了天主教的权威,比起上帝的法律和权威更有优势的标记(Mark)。”

兽印说的是代替第七日安息日遵守星期日作为主日,因为星期日敬拜认证了兽的权威大于创造主的权威的主张。上帝十诫命中的第四诫守安息日的诫命,所担当的上帝印的角色,体现了上帝的统治权限、统治者的名字、统治领域这几个要素。教皇权用星期日代替安息日,所以把星期日作为表现自己权威的标记(Mark)。

现今全世界都随着教皇权变更的伪造物而转移。选择上帝的权威、还是兽的权威的决定,正放在我们各自的面前。遵守上帝的安息日,即认证他的权威呢?还是遵守假安息日,即认证天主教制造的兽的权威呢?就这两条道路,这两条道路可以如下表达:上帝和龙,真理和谬道,圣经和传统。

圣经很明白地指示了躲避兽印的方法。启示录14章12节清楚地指示了躲避启示录14章11节中兽印的唯一道路。“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上帝诫命和耶稣真道的。”只有守上帝诫命的人才能躲避兽印。上帝十诫命中的第四诫即安息日的诫命,其中带着证明上帝权威的上帝的印。兽就是变更了这条诫命,高抬自己的权威高于上帝的权威,我们要注重这个事实。兽以兽印代替上帝的印,这是非常惊人的欺骗。

1956年发行、在天主教书店里销售、介绍天主教信仰的书籍《千万人的信仰》The Faith of Millions,书中有以下惊人的记录:“尽管在圣经里星期日不是安息日(星期六),但是公认自己的信仰不在于教会、唯独在于圣经的改正教徒们,却遵守星期日为礼拜日,这种现象是不是很奇怪?当然,这是自相矛盾的。安息日的变更,早在15世纪左右改正教主义产生之前,就成就了,以后遵守星期日的传统全世界性地形成了。遵守星期日的传统,不是因着圣经而是因着天主教会的权威而形成的,尽管如此,这一传统继续被传授了下来。就像离家出走的孩子,在兜里装着妈妈的照片或一缕头发一样,星期日的遵守使那些离开天主教会的所有非天主教徒们,能够想起母亲教会即天主教会的作为。”

很久以前吉本司红衣主教,就所有安息日的问题说了以下总结性的话:“逻辑和理性要求我们在这两者之中选择其一,即,要么是改正教主义和守星期六为圣日,要么是天主教的精神和守星期日为圣日。在这两者之间,任何折衷都是不可能的。”天主教镜报Catholic Mirror,1893年12月23日。

 

改正教会的想法

对于我们所研究的事实,有的人会带着这样的疑问:“那各个改正教是怎么想的呢?”现在我们来直接看改正教的意见。让我们看改正教对安息日问题的诚实的意见。下面所引用的文章是改正教的代表人物的文章。

浸礼会(Baptist Church):

先听一下浸礼教会教会规程的制订者耶得沃得黑斯柯斯博士的言论。这位浸礼教会的指导者,对我们所看到的内容作了如下简单扼要的说明:“从古到今,遵守安息日为圣的诫命一直都存在着,安息日就是星期六。人们却这样说,安息日从第七日被转移到了第一日……但是那样的变更在圣经哪里有记录呢?在新约圣经里根本找不到那样的话……当然,通过历史的记录,我们能够非常清楚地知道,在基督教初期的历史中,星期日被变成了宗教性的日子。异教徒的标记,与太阳神的名字息息相关的星期日,因着教皇权的背道,取代了安息日,但是被改正教会视为神圣的律法而传授,这真是令人痛心的事实。”纽约时报,1893年11月13日。

长老会(Presbyterian Church):

在长老教会的出版物Christian at work里,我们能发现以下的记录:“有些人根本不照使徒们的那些命令去行,却在使徒们的命令的借口下,努力建立遵守星期日的传统……如果我们承认圣经的最高权威,那么我们不得不承认,只有遵守安息日的人才是合乎真理的事实。”Ed.1883年4月19日。

卫理公会(Methodist Church):

在教会神学概要里有以下的记录:“对于婴儿洗礼,没有明确的圣经证据……遵守一周的第一日为圣,也没有任何圣经的根据。”

公理会(Congregational Church):

在W.D.戴尔博士的著作里,关于十诫有以下记录:“无论我们多么严肃地、严格地遵守星期日,我们也不是在遵守安息日。安息日以特别的神圣的诫命被记录在十诫里。不能认为守星期日就是守诫命了……反之,触犯了星期日就要接受什么样的刑罚,在新约圣经里没有任何这样的记录。”

路得会(Lutheran Church):

看一下在《奥格斯堡信仰宣言》Augsburg Confession of Faith里所表明的路得教会的立场:“在上帝的诫命里根本没有发现遵守主日(星期日)的内容,那是仅仅依照教会的权威而设立的。”

圣公会(Episcopal Church):

圣公会发言人宁得的著作《基督教及教会的历史》the History of Christian Religion and Church,p.187里有以下的记录:“就像其它的庆祝一样,太阳日的庆祝(festival of Sunday)也是人类自己的发明,和使徒们神圣的命令毫不相干,这是在初期的基督教会将安息日的律法转移到了星期日以后才出现的。”

克罗比斯查皮尔的著作《生活十规则》Ten Rules For Living里,我们能够读到以下的记录:“我们要记住一个事实,安息日是上帝赐给人类的礼物。当然,我们也要知道另一个事实,我们所遵守的安息日和犹太人所遵守的安息日是不一样的。他们素来所遵守的安息日是一周的第七日,而我们所遵守的安息日是第一日。我们从第七日改守第一日,不是根据任何诫命。想要从圣经里找安息日从第七日被变更到第一日的理由,是白费心机的,这一点要清楚。在基督教会的初期,以记念耶稣的复活为由,在一周的第一日礼拜的传统就开始了。星期日礼拜的传统也是由于国家制订星期日为法定公休日,这事发生在公元321年。因此,基督徒的安息日不是根据明确的诫命来遵守的。”

 

由国家来强制的兽印

除了以上所说的教会以外,还有其他数十个基督教派的意见,由于篇幅的限制在此就省略了。看到这些记录,各位是否准备好了自己个人的答辩?现在让我们简单概括一下所学到的内容:

1 我们已经很清楚地理解了预言中出现的变更上帝安息日的势力。

2 历史证明了这个势力变更安息日的事实。

3 兽的势力(教皇权)承认自己变更了安息日的事实。

4 改正教也承认安息日的变更。

我们还需要比这更多的材料吗?现在是各位要决定自己立场的时刻。有多少的人为了主的真理做出了牺牲和献身?

上帝的安息日是我们顺从上帝与否的标记,而这样的日子渐渐临近了。地球上的所有人,都要针对安息日的问题作出决定,而这样的时刻渐渐临近了。那日,所有的人要决定是接受上帝的印、还是接受兽印。启示录向我们揭示了地球上的政府向所有的人强制兽印的场面,“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启13:16。

在国家下达出这个法令之前,任何人都不会接受兽印。真安息日和假安息日的真相显现在全世界之时,所有的人都要做出各人的决定。是选择用心和手遵守真安息日,还是遵守教皇权制造的假安息日。在下一章我们要学习是什么政府将以国家的影响力来强制我们接受星期日为安息日、并把忠诚的票投给教皇权。

 

第四部:预言中的美国

几乎所有的美国人都因自己是美国人而感到骄傲。在美国可以找到其他国家所没有的自由。各位是否思考过美国为什么有这样的自由?自由美国的登场是有理由的。这并非是偶然兴起的国家。启示录13章中出现的兽的势力和美国的历史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各位可能要提问:“教皇权的势力怎么会和美国的登场有关系?”因为上帝的百姓曾经在欧洲受兽的逼迫,美国这个国家才出现了。美国的祖先是因为教皇权的宗教逼迫,不能自由礼拜和遵守良心的信仰,所以从欧洲逃到了新大陆美国。

从上帝的预言中,让我们来寻找当时历史的场面。启示录13章1-10节描述了带着极大的势力兴起来的教皇权的模样。10节中出现了对教皇因法国大革命而被俘虏死亡的描述(1798年)。“掳掠人的,必被掳掠;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圣徒的忍耐和信心就是在此。”启13:10。接下来约翰就在启示中看到了第二个兽,如下记录:“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好像龙。”启13:11。让我们来仔细地分析一下这里出现的第二个兽。表明这个兽的权势有如下几点要素:

1 .第二个兽出现(coming up)的时期是第一个兽受了死伤的时代。

法国革命政府的伯塞斯将军俘虏教皇的时候,教皇权(第一只复合形态的兽)受了死伤,约翰在这事件之后看见了第二个兽起来了。这意味着1798年后第二个兽的势力出现在了世界上。

2 .第二个兽从地中(out of earth)上来。

第一个兽从海(水)中上来,而第二个兽从地中上来。在这里我们有必要理解预言中“水”和“地”的意思。在启示录17章15节中可以发现水象征着人和国家的解释,“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第一个兽从水中上来,意思就是说第一个兽从人多的地方上来。然而“地”和“水”有着互相对照的意思。所以第二个兽从地中上来,就是意味着从没有人的地方上来。

3 .这个国家有两角如同羊羔,没有第一个兽所戴的王冠。

这个国家有着和平的羊的样子,并且没有带王冠,告诉我们这个国家不是实施君主王权的国家。第二个兽有着羔羊的样子,意味着这个国家带着耶稣基督的精神而登场(圣经中羔羊象征耶稣)。这个国家不是君主制或者独裁制的国家。启示录对于第二个兽的描述告诉我们这个国家是年轻的、和平的、充满基督教精神、自由的国家。

 

第二个兽的面目

现在,我们可以从历史中寻找第二个兽的面目。通过以前的历史,满足上面三个条件建国的国家就只有一个。美国,是在第一个兽受死伤的时期1798年的时候,从远离欧洲的新大陆出现的唯一国家。美国从新大陆开始出现,受到了世界性的瞩目。历史学家记录美国的登场的时候,他们留下的惊人的记录,证明了上帝预言的成就。

根据预言,美国当时不是文明的国家,是在一个没有多少人居住的新大陆萌芽的。美国制定了最大化保障自由的宪法,带着改正教主义和共和主义两种伟大的原则而出台。教会和国家依法而分离,宗教和国家无法互相干涉或是逼迫。因为美国的建国者是一批清教徒,他们为了躲避逼迫,寻找良心的自由,来到了新大陆。所以,他们是非常反对宗教借助国家权力来约束信仰自由的。

1754年,卫理公会的创始人、伟大的复兴宣教家约翰卫斯理解释说,启示录13章出现的第一个兽就是教皇权;在说明第二个兽的时候,他感悟地记录道:“不久会出现另一个兽,但是还没出现。因为第二个兽在四十二个月结束的时候出现。”New Testament with Explanatory Notes,p.427。从这里我们可看出,约翰卫斯理在等待这个即将出现的国家。通过历史,只有美国满足约翰卫斯理等待的国家。

对于美国的预言在此是不能中断的。不仅仅是启示录13章11节,12节也是对美国的预言。“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好像龙。它在头一个兽面前,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启13:11-12。这里预言到美国如同羊羔,却又像龙说话。虽然比较难以想象,但是上帝的预言是在说,美国会摇身变成敬拜第一个兽(教皇权)的势力。

“它因赐给它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又有权柄赐给它叫兽像有生气,并且能说话,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启13:14-17。

一个国家通过法律来说话。我们是否能想象美国通过国家的法律来迫害人的场面?我们能想象美国强迫人去进行某个特定方式的敬拜吗?当然是无法想象的!但是上帝的预言很清楚地告诉了我们美国将会变成那样。美国会造兽像(image),即像教皇权的政教联合的势力。教皇权在中世纪的时候,拥有国家的权力,行使了莫大的强权。同样地,在今日,教会和国家联合,强迫实行宗教法令,这就形成了和教皇权神似的样子。

启示录中的预言是无法令人产生误会的,美国最后会成为强迫人接受兽印的国家。然而这又意味着什么?把上帝的话作为证据来看,假安息日会在兽的势力下建立起来。不去遵守圣经所说的安息日,而遵守星期日,这就形成了对教皇权献上忠诚的标记。最后美国会成为强迫人守星期日的势力。预言所说的就是这些。现在美国的政府和宗教界正逐步形成这样的气氛。美国在建国的当时,国家中几乎找不到天主教的影响。清教徒是为了躲避天主教的迫害、离开了祖国寻找到了新大陆美国,对于这样的一群人来说,天主教是他们咒诅的对象。

在里根任总统时,美国向梵蒂冈派遣了大使。在前苏联和东欧没落的过程中,美国和教皇秘密地结盟,此事被美国《时代》周刊大肆报道。在美国,天主教徒的人数远远超过了任何一个基督教团体的人数,与此同时,在美国国会议员中的天主教信徒占据了大部分的议席。由于美国的犯罪大大地泛滥,美国政府站在指导以及教育国民的立场上,强烈地感觉到宗教的必要性。当然,这是出于好的意图,但也是实现宗教和国家联合的决定性的动机。

如今美国国会议员和总统的候选人,都在竭力利用称为“基督教联盟”的基督教政治团体通过各教派的教会带给国民的巨大影响力。1994年国会议员的选举上,基督教联盟支持的几乎所有的议员都在上下议院的选举中轻松取胜,而报纸和电视都大大地报道了这样的事实。天主教和改正教的宗教团体在政治上的影响力日渐增加,而这样的事实告诉了我们:启示录对美国要变质的预言现在就要成就了。

我们必须要相信启示录讲述的美国要强制实行星期日礼拜的预言。当圣经中的所有预言都在当时代成就在人眼前的瞬间,人才会有实感或是感觉到。我们通过对上帝的知识和信心,确信预言必定要成就。星期日敬拜的基础已经建立了。星期日休息令会在所有的国家变得法制化。

所以,遵守安息日的人要经受经济上的困难。在宗教影响力很强的美国南部,使星期日商场不能开门的法律具体化的运动正在开展;在佐治亚州这样的地方,正在实施星期日不卖酒的法律。启示录13章17节说,兽印要和非常强压性的经济制裁一起强制实施,“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做买卖。”

 

迫近的星期日法案!

现在,美国的大法院中正出现的见解是,在星期日要停业的法令要成为合法性的法律。大法院这样的见解在所有州打开了可以制定星期日法案的门户。当然,虽然这样的见解是被认证为国家侵犯了个人的自由的行为,但是为了大多数国民和国家的利益,少数要做出让步,这样的逻辑使得星期日法案得以制定;况且,在道德和犯罪日益变恶的现况下,星期日法案是能够让青少年和国民的脚步转移到教会的好方法。星期日法案刚开始的时候是非常缓和的,带着弹性来实行,但会逐渐变得强制性。

一定要记住这点:根据预言,星期日法案是由美国主导的。最终,安息日的问题,不仅仅会是美国的焦点,也会是全世界的焦点。所有的人都要在星期六和星期日之间做出选择。对于那些公然地违反上帝诫命中记录的安息日的人,要印上兽印。支持星期日敬拜的人,就表示忠诚于教皇权,而拒绝了象征着上帝的创造和权力的第七日安息日。

 

决定的时刻

有人可能会问这样的问题,“可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同时这个问题的答案更是重要。我们生活在圣经末后的预言即将成就的前夕。在遵守安息日的问题上,不仅仅是关系到各位永生的问题,更是关系到在撒但与上帝的最后争战中,到底要认证谁、顺从谁的问题。安息日的问题不是生活方便与否的问题。我们要记住的一点是,这是关系到上帝直接所记录的十诫命的问题。故意性地、计划性地犯罪的人是无法得到救赎的。末世代,安息日会成为我们是否向上帝献上顺从与爱的考验。“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

撒但已经在数世纪前就准备了这末后的大争斗。撒但在中世纪的时候,已经通过教皇权改变了“节期和律法”,把整个世界都聚集在欺骗之中。但是,上帝通过预言暴露了撒但这样的计划,启示了关于美国的出现和变质的预言,上帝为圣徒准备了躲避的道路。现在全世界正在分为两大阵营。

通过历史可以看到撒但与基督的争战正进入最后的局面之中。宗教联合运动让我们知道,所有的教派都在向真理妥协而凝聚在一起。像这样凝聚在一起的教派,他们觉得上帝神圣安息日的问题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问题。但是,“守上帝诫命和耶稣真道的人”要被分别出来。(启14:12)

试验会越来越严峻,各人都要在上帝的命令和人的传统当中做出选择。遵守上帝的安息日,就要接受上帝的印记;遵守兽的假安息日,就要接受兽的标记。我们不要忘记,启示录所启示的末后的大争斗会在接受兽印的人、和遵守上帝诫命的人之间展开。现今正是要深入思考,并且做出决定的日子。“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Blessed are they that do his commandments,那些遵守他诫命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启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