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点击菜单图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6期 辨认敌基督的方法

    看明敌基督就能摆脱撒但的欺骗

    目录

第一部:准确发现敌基督的方法  

  1. 对敌基督符合圣经的理解
  2. 关于敌基督保罗所作的提示
  3. 被错误描画的敌基督
  4. 分辨敌基督的标准
  5. 耶稣再来之前将完全显出敌基督的真面目
  6. 概要

第二部:被逐渐遗忘的关于敌基督的真理  

  1. 逐渐被人淡忘的中世纪历史
  2. 宗教改革家们对敌基督的立场
  3. 对敌基督的许多误解
  4. 开始偏离的靶子
  5. 在将来派预言解释上成功的天主教会的企图
  6. 务必正确指证敌基督的三种理由
  7. 揭示敌基督真相的经文汇编

 

第一部:准确发现敌基督的方法

1. 对敌基督符合圣经的理解

为什么这个问题重要呢?准确知道谁是敌基督这件事情是那么重要吗?不知道这些事情也可以得救,不是吗?这些是基督徒常常思考的问题。在开始研究这个主题之前,最好先来看看一个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们需要通过什么才能得救的问题。当然是通过耶稣基督。那么我们当怎样认识耶稣基督并怎样学习呢?难道不是通过上帝的话语圣经吗?因此,耶稣在约翰福音17:17中说了如下的重要话语,“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

我们再看一下约翰福音5:39-40,“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换句话说,正确认识圣经这件事情对我们的得救是绝对的事情。犹太人由于错误理解了圣经关于弥赛亚的预言,根本就没能认出上帝的儿子,反而把他钉死在了十字架上。同样,我们若错误认识敌基督的真面目是谁,就会陷入到魔鬼的迷惑和欺骗当中,背叛真理而跌入灭亡。因此,这本小册子上谈到的有关敌基督的真相的研究,必是不可轻看的主题。

另一个需要知道的是,新约圣经中早就描写到敌基督是已经进入教会中的势力。圣经中并没有说敌基督是未来为逼迫基督徒而兴起的、不信上帝的某种政治性势力。相反,圣经描述敌基督的势力是在教会中践踏上帝的真理、逼迫圣徒、抵挡上帝而争战的宗教势力。但为什么最近许多基督徒却把敌基督解释为,将来要来的某个暴君一样的势力,并等待这样的一位出现呢?真是不可理解。

约翰一书2:18说,“小子们哪,如今是末时了。你们曾听见说,那敌基督的要来;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敌基督就是反对并逼迫基督的教导、而高举谬道的势力。因此使徒保罗将“敌基督”的存在记载如下:

“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我还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曾把这些事告诉你们,你们不记得吗?现在你们也知道,那拦阻他的是什么,是叫他到了的时候才可以显露。因为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等到那拦阻的被除去,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这不法的人来,是照撒但的运动,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并且在那沉沦的人身上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因为他们不领受爱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故此,上帝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帖后2:3-12)

这是多么肯定的话语啊!从以上使徒保罗的话语中,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几种提示。

 

2.关于敌基督保罗所作的提示  

a.敌基督的精神和运动早在保罗当时就发动了。

b.这势力最终大大成长,而君临教会之中,成为如同上帝一样受到崇拜的人。

c.敌基督的存在是不法的存在,换句话说就是离开真理、背道的势力。

d.他用能力、神迹以及虚假奇事和谬道,来迷惑和欺骗那些不知道真理的人们。

e.他的势力直到耶稣再来时都继续存在,最终在耶稣的能力面前彻底灭亡。

从这件事情上就能知道,认为敌基督的势力是不信上帝的异教性的独裁主义者、将来突然出现而逼迫基督徒,这一类的解释多么荒唐。

但以理书7章中出现的第四个兽,头有十角,又从中长出小角的势力,就是敌基督势力。启示录17章中出现的有关的预言,即对骑着兽的大淫妇的审判,更加支持了但以理书中的预言。马丁路德、约翰加尔文、胡斯、耶罗米、约翰诺克斯、约翰卫斯理等许多宗教改革家们,在解释这敌基督势力上达成了一致的意见,那就是早已在教会中、使真理堕落、中世纪时期逼迫并杀害许多圣徒的教皇权势力。正因着这一圣经解释,兴起了宗教改革运动。

 

 

那么,现今为什么我们所听到的,却是另一个立场上的解释,与我们的祖先截然不同呢?难道是圣经的内容突然更改了吗?还是我们信仰的先祖们对圣经解释错了呢?或者他们是笨拙的人,头脑比我们差一些吗?

圣经当中的预言,如同北斗七星或者指南针,在夜晚为航海的船只准确地指明方向。为了告诉我们现今到了哪里、指向哪里而存在的这么重要的预言,我们若误解并教导教友,那么教会当中就会有致命性的问题。真理将被误解,教友们受迷惑,将撒但使用的势力当做真理的旗手而跟随。不得不说这是非常深刻的事情。写出这些字句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总得有人做一些事情。这是宗教改革的一环。

希望阅读这次内容的读者们,更清楚地领悟上帝的真理。希望大家对上帝的引导有更肯定的概念,领受爱真理的心,换句话说以渴慕真理的态度思考圣经,从而脱离敌基督的迷惑,并为此恳切地献上祈祷。现今许多基督徒向错认的敌基督瞄准了枪杆子。

 

3.被错误描画的敌基督

《末世迷踪》(Left Behind),是有很大人气的畅销书,并制作为电影而赚了很多钱,这本书是虚构末日事件的小说。此书是以“秘密被提论”这一错误的教理为基础写作的。开头部分是散居在世界各处的数百万基督徒秘密地被提到空中而消失,之后是有关留在地上之人的故事。根据这本书,从那之后的七年内,留在地球上的人,受尽了敌基督压制性的统治。

尼古拉卡法蒂亚是一位伶俐的罗马人,他以敌基督的身份出现在此电影中。他被描述为强有力、有魅力、有个性、又狡猾的政治家。“秘密被提”发生之后,卡法蒂亚迅速统帅欧洲而有了强大的力量。他从那里开始建立世界单一政府。他最终目标是让全世界都崇拜他。读者或观众都知道这是虚构的故事,但疑问这样的事情是否真的会发生呢?

 

到底谁是假基督呢?他真的会是一个肉眼能看到的、耶稣再来之前七年间支配世界的、像尼古拉卡法蒂亚一样的独裁者吗?圣经中对敌基督有怎样的描述呢?“敌基督”这个单词在圣经中只出现过五次,都记载在约翰一书和二书中。

“小子们哪,如今是末时了。你们曾听见说,那敌基督的要来;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他们出去,显明都不是属我们的。”(约翰一书2:18-19)

从这些话就能知道,早期的基督徒都知道敌基督将要来的事情。但是这里并没有把敌基督的出现描述为将来的事情。使徒约翰明明地说:“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敌基督或许多敌基督只适用在世界末了,同时,敌基督的时间要经过很多世纪。从这句话中也可以知道,敌基督并不是个人,而是许多敌基督,因此我们不能把敌基督看作是一个恶魔般的人。

使徒约翰描述敌基督为“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换句话说,敌基督或许多敌基督以及敌基督的精神,是从真基督精神中分离出去的。敌基督并不是什么无神论者,或某些世俗潮流的崇拜者。敌基督在某一段时间内是属于真教会内的人。

“谁是说谎话的呢?不是那不认耶稣为基督的吗?不认父与子的,这就是敌基督的。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认子的,连父也有了。论到你们,务要将那从起初所听见的,常存在心里。若将从起初所听见的存在心里,你们就必住在子里面,也必住在父里面。主所应许我们的就是永生。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指着那引诱你们的人说的。”(约翰一书2:22-26)

敌基督否认成为儿子的耶稣和天父上帝。是怎么否认的呢?他非常巧妙而迷惑性地实行他的作为。使徒约翰说,“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指着那引诱你们的人说的。”在这里,圣经并没有记载敌基督不谈及天父和儿子的话语。这个圣经章节中谈到的是,敌基督以迷惑基督徒的方式否认天父上帝和儿子。那么,天父上帝和儿子耶稣基督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呢?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使徒保罗也说,“只有一位上帝,在上帝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前2:5)

敌基督否认只有通过耶稣基督才能到达父上帝面前的事情吗?确实如此。如果你否认父上帝和儿子耶稣基督之间的关系,那么你就等于否认了耶稣。敌基督否认天父上帝和耶稣的关系,却仍然自称跟随耶稣吗?他们确实如此。这就显明了敌基督是多么的狡猾。

再说一次,约翰一书2:18-19,这处经文并没有把敌基督说成是未来的事情。实际上使徒约翰向他当时的同道之人,也就是第一世纪的基督徒们,警告过不要受敌基督的迷惑。

“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上帝,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他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小子们哪,你们是属上帝的,并且胜了他们;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约翰一书4:3-4,约翰二书7)

使徒约翰是说敌基督只会在将来才出现吗?不是的。约翰说:“(那敌基督的灵)现在已经在世上了。”再次强调一下,使徒约翰并没有将敌基督的概念局限为单一个体。约翰写道,“小子们哪,你们是属上帝的,并且胜了他们(敌基督)。”

《末世迷踪》(Left Behind)读这本书的读者或看电影的观众们,以为在敌基督的势力到来之前,必定会有被提的事情,因此基督徒并不会面对敌基督的势力。但是,从我们刚才读过的经文可以知道,基督徒,就是“上帝的儿女”,将会胜过敌基督。谁将真正对抗敌基督而争战呢?那就是基督徒。

约翰一书和二书中记载的话语当中,将焦点集中在了敌基督否认耶稣基督道成肉身的事情上。这句话并不是说敌基督否认耶稣基督为人类历史上的人物,或者是上帝的儿子;敌基督否认的是耶稣基督真实披戴了人类本性的事情。

 

4.分辨敌基督的标准

那么到底谁是圣经中所说的敌基督呢?教皇权不是“一般的天主教”而正是敌基督势力,对这一贯的见解,从路德到米勒耳,所有的宗教改革家们都著了书、也作了传讲。

威斯敏斯特信仰宣言(1647年):

“教会的头只有一位,就是耶稣基督;而绝不能是抵挡耶稣基督、并坐在教会中高抬自己的那不法之人,即灭亡之子、敌基督罗马教皇;在任何意义上来说,他都不能成为教会的头。”

格拉他吉奈斯:

“宗教改革运动从预言的话语中获得了力量,从它开始以来,这一句话就一直引导着人们。在认识到教皇权就是敌基督之前,路德还没有意识到需要抵抗教皇权的背道。知道了教皇权就是敌基督之后,路德焚烧了教皇的诏书。使约翰诺克斯走向宗教改革家道路的他第一个讲道,就是对预言教皇权的话语的研究。”

教皇权能满足圣经所记载的有关敌基督的特征、及所有条件吗?是的!敌基督的精神早已在早期教会时代就有了活动。当时有一些想要支配其他教友的人。使徒约翰写道,“我曾略略地写信给教会,但那在教会中好为首的丢特腓不接待我们。所以我若去,必要提说他所行的事,就是他用恶言妄论我们。还不以此为足,他自己不接待弟兄,有人愿意接待,他也禁止,并且将接待弟兄的人赶出教会。”(约翰三书9-10)

这节经文告诉我们一件非常惊人的事情,就是好为首的丢特腓没有欢迎使徒约翰。大家想想,当时有人在教会中对抗使徒约翰!丢特腓甚至把其他教友赶出教会,施行像王一样压制性的力量。

使徒保罗针对敌基督的精神说了以下的话语,“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使徒行传20:29-30)

初代教会中有一些人,为了引诱一些教友跟从自己,而教导谬道、并说悖谬的话。这些长老和监督当中有一些像凶暴的豺狼一样,不爱惜羊群。

 

5.耶稣再来之前将完全显出敌基督的真面目

新约圣经的作者们,认证早期教会时期就已经有了敌基督的灵,同时,也指出了未来将会完全显出敌基督的真面目。使徒保罗说,“弟兄们,论到我们主耶稣基督降临和我们到他那里聚集,我劝你们:无论有灵、有言语、有冒我名的书信,说主的日子现在到了,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我还在你们那里的时候,曾把这些事告诉你们,你们不记得吗?现在你们也知道,那拦阻他的是什么,是叫他到了的时候才可以显露。因为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等到那拦阻的被除去,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帖撒罗尼迦后书2:1-8)

这段经文的主题是,有关耶稣聚集圣徒的时候,就是“我们主耶稣基督降临”(第1节)。当时有些人说耶稣会马上(可能几周之后)再来。但是使徒保罗说,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第2节);先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第3节)。换句话说,这事之前,荣耀而有福之耶稣基督的再来将不会来到。

大部分圣经学者们都认证,使徒保罗所说的“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就是敌基督的势力。威斯敏斯特信仰宣言,就是一个例子。《末世迷踪》(Left Behind)这本书的作者,将帖撒罗尼迦后书2:1-8的话语说成是“秘密被提论”所假定的时期,耶稣再来将基督徒从地球上“秘密取走”。他也教导说敌基督的势力,将会在“秘密被提”事件之后出现。但使徒保罗却明确地指出:先有敌基督的出现。“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帖后2:3)

这句话中出现的“离道反教的事”,英语是falling away,表达的意义是背叛、背离、背弃。换句话说,耶稣基督的再来,是在教会中有了大背道势力之后的事情。因着背道的事情,将会有不法之子、沉沦之子出现。

到底谁是不法之人呢?使徒保罗对他有这样的记载,“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教皇权高举自己过于上帝吗?是的。教皇权犯下了僭妄的罪过,声称自己有权力更改上帝的律法。

经上说,“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4节)就像《末世迷踪》一书中所说到的,在耶路撒冷城中要建造另一个圣城,这句话是这个意思吗?不是的。第一,“坐”这个单词并不是描述坐在座位上的姿势。圣经中描述耶稣升到天上之后,是坐在了天父的右边。但是这种表达并不是指真的一直坐着的模样,而是指耶稣拥有上帝权威的意思。耶稣坐在上帝宝座的右边,是指父上帝持续的爱和祝福,将会与耶稣的权威同在的意思。

“殿”这个单词的原语是naos比实际意义使用更多的是属灵意义。例如,使徒保罗记载到,“岂不知你们是上帝的殿,上帝的灵住在你们里头吗?”(林前3:16,弗2:21)使徒保罗在这里使用的希腊文单词,是运用在教会的信徒身上。

所以,“不法的人”“坐在上帝的殿(基督教团体)里”,这样的表达方式就是他拥有如同上帝一样权威的意思。那么,教皇权主张说可以拥有与上帝一样的权威吗?僭妄的他们正是如此。

使徒保罗说早已对帖撒罗尼迦教会的信徒们说过“这些事”(5节)。保罗提醒帖撒罗尼迦教会的信徒,将会有某种力量拦阻着,是叫他到了的时候才可以显露(6节),敌基督的灵“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等到那拦阻的被除去。”(7节)当异教罗马的皇帝还在掌权的时候,就暂时不得让教皇坐在王位上而支配世界。

使徒保罗最后说到“不法的人”(the lawless one,真实意义是不遵守律法的人)和耶稣的再来。《末世迷踪》的故事中说到敌基督将会在耶稣再来时获得能力。但使徒保罗反而记载到,耶稣再来时敌基督将会灭亡。

 

 

 

6.概要

到目前为止我们对敌基督的研究概括如下:

  1.  
    1. 敌基督的灵早已在早期教会时代就有了活动。这种思想就是一种支配人的极权主义;这种傲慢的思想就像拥有上帝的权威,坐在圣殿里高举自己过于上帝。
    2. 敌基督是在基督教会内派生出去的;那是宗教性的势力,从真理背道的势力。
    3. 敌基督从早期教会时代开始存在,经过长久岁月,直到耶稣再来。
    4. 敌基督长久以来都主张自己可以代替耶稣成为中保者。因此他们否认只有通过唯一的耶稣才可以到父上帝面前,因此否认了父上帝和儿子耶稣。最近教皇权更加有僭妄的主张,认为我们可以通过圣徒和马利亚到父上帝面前。这错误的教导让我们对已故圣徒有了错误的见解,同时也维护了关于死去之人的错误教导——灵魂不灭论。
    5. 敌基督势力否认圣经的教导,即耶稣披戴与人一样肉身的本性来到这地上的事情。天主教会甚至也教导人马利亚也是无罪受孕出生。后来这种说法发展到了耶稣是由圣灵感孕的无罪之本性的母亲身上出生的错误教导(无沾成胎说)。所以他们主张耶稣与他的兄弟是不一样的。但使徒保罗教导我们说,上帝让自己的儿子披戴着罪身,赐给了我们。(参考:罗8:3,来2:14-18)耶稣并不是通过圣灵拥有了罪的身体,而是通过马利亚而拥有的。天主教会由于对马利亚本性的错误教导而否认了这一真理。

  

遗憾的是,今日许多改正教会正教导着敌基督错误的思想。其结果敌基督将会更容易扩张自己的势力。但更悲惨的事情是,改正教会现今正与敌基督势力联合而做工。而改正教会却不知道这件事情。
虽然《末世迷踪》让很多人对此有了混乱,但阅读这本书的人当中有些人反而对敌基督有了更多的研究。为了分辨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谬道,我们需要自己研究圣经。为了那些在遍满混乱和欺骗的世界寻找真理的人,我们不是该成为传扬真正真理的人吗?

 

第二部:被逐渐遗忘的关于敌基督的真理

1.逐渐被人淡忘的中世纪历史

中世纪的宗教改革家们证明了罗马天主教就是敌基督的事情。这成为了当时兴起巨大改革和奋兴的原动力。但是现今这些事情几乎都被掩盖了。数百万的基督徒参加了宗教改革运动;而罗马天主教会指明宗教改革家为异端分子,并且为了消灭他们,开始了千多年来被证明为成功的计谋。除了隐藏在自然要塞当中被隔离的、少数忠实的基督徒团体之外,罗马天主教会对其他人的逼迫令人难以置信地取得了成功。这一成功是由国家的强大军队成就的。

因此,不服从罗马天主教会权威的千千万万的人都遭到了冷酷的死亡。对纯粹是为坚守圣经真理而被拷问或殉道的人数的多少,历史学家们有不同的看法。但推测结果大约是五千万名到一亿名。教皇权支配的中世纪时代,因跟随圣经的缘故,男人是绝对会被杀,甚至女人和孩子也遭到了灭绝。这件事情几乎都是由服从教皇权的世俗性的国家来实行的。

进入16世纪之后,局势有所不同了。因教皇权的腐败和残暴,深受其害的许多民众和国王都接受了宗教改革家们的宣言,不再服从教皇权的所有命令。因此,听命罗马天主教绝对权威的欧洲国家军队也减少了。这些状况自然而然会让罗马天主教会感到惊吓。教皇权对这样的情况并不熟练。因此,为了对抗席卷欧洲的宗教改革的迅速扩展,需要新的计策。

为了理解这新措施的发展,需要查看一下十四世纪的事件。当时四面八方都有宗教性的战争。新教皇乌尔班六世结束了在法国阿维尼翁七年岁月的流亡生活,恢复教皇的位置回到了罗马。但是在红衣主教当中,许多人对乌尔班的顽固统治起了叛乱。他们回到阿维尼翁,邀请日内瓦枢机主教罗伯特为教皇克雷芒七世。

所以有了两个教皇。当时就是1378年。之后的31年当中,罗马和阿维尼翁互相主张自己的教皇是绝对无误的、是彼得的继承者、是基督的代理者,并宣称对方的教皇是敌基督。英国路德沃尔特教区牧师,也是有势力的圣职人员约翰威克里夫赞同了他们各自的主张。

“撒但再也不能在教皇里面掌管了。但现在因他在两位教皇身上做工,而让人更容易以基督的名胜过他们。现在敌基督分开了,一个教皇对抗另一个教皇而争战。”(Emma H.Adams,John Wycliffe,Pacific Publishing Association,Oakland,1890。)

因反对教皇课税,威克里夫差点处在危险当中,但由于他的朋友和英国皇室之间的特别交情而得以脱离了危险。

40多年之后,波希米亚的伟大改革家胡斯约翰和布拉格的耶罗米,因对抗教皇权结果遭到了火刑。他们受到了威克里夫很大的影响。认证教皇权就是敌基督的事实,成为了宗教改革的不变的主题。马丁路德认为敌基督不仅局限于教皇个人,认为教皇权也都是敌基督。茨翁格力、加尔文、诺克斯,以及其他宗教改革家们都与马丁路德有同样的看法。以下是几位宗教改革家们的相关说法。他们的意见惊人地一致。

 

2.宗教改革家们对敌基督的立场

1)马丁路德

“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后书2章3-4节中记载的那一位就在这里,‘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敌基督,‘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他废除了上帝的律法,在上帝的诫命之上高举了自己制定的诫命。我们在此可以确信,教皇权坐在了敌基督的地位上。”(Le Roy Froom,The Prophetic Faith of Our Fathers,Volume 2,page 281。)

2)约翰加尔文

“我否认教皇成为基督代理者的事情。……他是敌基督——我否认他成为教会元首的事情。”(John Calvin Tracts,Volume 1,pages 219-220。)

3)约翰诺克斯

“经过数世纪在教会内称霸的教皇权,就是保罗所说的敌基督,是沉沦之子。”(The Zurich Letters,page 199。)

4)梅兰克吞

“罗马教皇权就是拥有巨大组织和王国的敌基督,这一事实是没有怀疑之余地的明确真理。……帖撒罗尼迦后书2章中保罗明确地说,那大罪人将要高举自己过于上帝,支配教会。”(Le Roy Froom,The Prophetic Faith of Our Fathers,Volume 2,page 296-299。)

5)以撒牛顿

“教皇权与其他十角是不同种类的王国。……罗马教会行了先知的作为,同时也是王。”(Sir Isaac Newton,Observations the Prophecies,page 75。)

6)约翰卫斯理

“在此,要强调罗马教皇权就是大罪人的事实。”(John Wesley,Antichrist and His Ten Kingdoms,page 110。)

7)撒母耳李(十七世纪的著名圣职者)

“罗马教皇权就是敌基督的事情,在英国所有主要教会讲台上是被共同接受的教导。”(Samuel Lee,The Cutting Off of Antichrist,page 1。)

“威斯敏斯特信仰宣言”(Westminster Confession of Faith),也是被英国国教、长老教会所采纳的。以下从当中引用的内容,是非常重要的资料。

“在耶稣基督之外,其他人都不能成为教会的元首。特别是罗马教皇在任何一面都不能成为教会的元首。教皇就是不法之人,沉沦之子,他是高举自己在耶稣基督之上的敌基督。”(The Westminster Confession of Fatih,Section 6,Chapter 24。)

瑞士黑尔贝特会议中,讲到教皇权就是圣经中预言的敌基督。路德教会的声明书中,也谈到了教皇就是高举自己、抵挡基督的敌基督。1680年“新英格兰信仰宣言”中,讲到教会的元首就是基督,而不是沉沦之子、敌基督罗马教皇。

“把教皇权等同为敌基督,这就是形成宗教改革的中心思想。这样的见解成为了让路德和其他宗教改革家们抵挡教皇权的一个很大的原动力。”(大英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Britannic,1962 edition,Volume 2,page 61。)

初期强烈推动的宗教改革运动,后来开始逐渐削弱了。但至少直到19世纪末为止,大部分改正教教坛仍然把教皇权等同为敌基督。但现今,在世界性的教会(宗教)联合运动的氛围之下,将教皇权和敌基督相提并论的事情是非常罕见的。在现今社会,福音派基督徒们认为不必太在意,而藐视了这个问题。

 

3.对敌基督的许多误解

敌基督这个概念,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先知但以理预言到称为“小角”的背道势力的时候。(但以理书7:8-11,24-26,8:9-12,23-25)生活在基督诞生之前世代的犹太人,把这个势力当作敌弥赛亚的出现。

公元前二世纪,叙利亚王安条克伊皮法,再次包围耶路撒冷圣城,污秽了耶路撒冷圣城,并强行亵渎了献祭。当时犹太民族的一个强大分支马卡比家族,因这个事件而误认为成就了小角(敌弥赛亚)的预言。

还有一些基督徒误认为杀害很多基督徒的罗马尼禄皇帝(公元68年去世),就是成就但以理书预言的小角。但当查看使徒约翰的书信时,可以得到安条克伊皮法或尼禄皇帝并不是敌基督的证据。公元一世纪快要结束时,使徒约翰写的内容中还说到敌基督不是一个人、而是许多人,使徒约翰时代也有过一些敌基督。

“小子们哪,如今是末时了。你们曾听见说,那敌基督的要来;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约翰一书2:18)

敌基督这个名字在圣经中只出现过五次。让许多人惊讶的是,只有使徒约翰记载了这些内容。由此可见,敌基督就是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和救赎的真理的最强大仇敌,这是不能否认的。但在后来的漫长时期中,一直都有人努力想把敌基督说成是别的什么。残酷的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某些人认为希特勒就是敌基督。也有些人认为强大的穆斯林势力就是敌基督;后来又认为无神论的共产主义就是敌基督。

“敌基督”这句话在圣经中不常使用,但是“背道的势力”这样的话在圣经中广泛使用。使徒保罗使用了“不法的人”和“沉沦之子”这些用语。他明确地指出敌基督的出现是在基督再来之前。

“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帖后2:3-4)

使徒约翰在启示录中描述敌基督的各方面,使用了其他许多象征性的表达,比如骑着兽的大淫妇即巴比伦。

“它在头一个兽面前,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启13:12)

“那大城裂为三段,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上帝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他。”(启16:19)

“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带我到旷野去,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在她额上有名写着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启17:3-5)

如同以上谈到的,旧约的先知但以理描述敌基督为小角。

“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但7:25)

敌基督到底是谁,或是什么呢?这一问题是数世纪的疑问。会是一个个人吗?或者会传承下来吗?是一个国家呢、还是某些势力呢?敌基督真的曾经出现过吗?现今存在吗?还是未来出现呢?

福音派教会的许多人都在等待一个人——在世界末日前夕出现、坐在耶路撒冷重建的圣城里、并僭妄而亵渎圣城、且像恶魔一般施行毫无慈悲的逼迫——敌基督。但此种解释蔑视了宗教改革主义所理解的真理。

1841年长老教会协会出版社出版了《罗马教,背道者》(The Church of Rome,The Apostasy)一书,作者伟力元母坎宁安,特别明示了罗马教皇权就是不法之人和敌基督。他指责罗马天主教会对撒但和神像崇拜、以及崇尚马利亚和偶像崇拜等罪恶负有责任。他也指责了因罗马天主教会而形成的许多亵渎的例子。他把从巴比伦中出来的呼喊(启18:4-5),看作是从天主教会中出来的呼喊。

弗吉尼亚州诺尔扑克长老教会的牧师撒母耳杰伊卡斯,在1860年写了一本《基督与敌基督》,这本书是使人容易理解罗马天主教会就是敌基督的书之一。这本书在当时得到了长老会、浸信会和卫理公会等指导者们的完全认可。

 

4.开始偏离的靶子

但是到了十九世纪末,教皇权就是敌基督的事情开始被忽视了。撒母耳安德流在自己的著作《最后冲突中的基督教与反基督教》(Christianity and Anti-Christianity in Their Final Conflict)当中,表明了启示录13章中描述的兽是具有压迫性的世俗性政府。与二十世纪之前的新教徒们证明这个兽是教皇权相反,他并没有把这个兽看作是教皇权。到了二十世纪初,将来派的预言解释几乎被所有的新教徒们所接受。

但少数的新教徒们仍然正确地认同教皇权为敌基督。佛雷德杰伊菲特斯就是其中一个人,1920年他写了一本书《现在的敌基督》(The Present Antichrist)。他说他与瓦典西人、胡斯、耶罗米、路德、加尔文、以撒牛顿、拉提莫、本仁、穆迪、斯普尔基恩等圣洁的基督徒一样,都认为不法之人就是敌基督教皇权。菲特斯准确地解释了但以理书9章中的七十个七预言就是给上帝拣选的犹太人存留的490年期限,到公元34年这期限就结束了。

之后似乎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显露并证明罗马教皇权就是圣经中预言的敌基督,所以,甚至保守的改正教徒们也与天主教徒一同握手联合了。假如宗教改革家们看到了这些事情,就会陷在很大的悲伤之中。通过所谓的“历史性的宣言”,当中包括帕特罗伯逊和彻库森等改正教的福音派领袖与罗马天主教会的指导者们,他们一起成功地在全国建立了最大最有政治影响力的宗教团体。

他们在天主教徒和改正教福音派信徒身上努力地催促禁止堕胎和色情作品,并集中一切努力在有价值的培养和教育的事情上。同时,敦促避开彼此之间教理上的对立,并禁止向对方信徒积极建议改变信仰。他们谈到了美国、东欧和南美地区的天主教徒和改正教福音派教徒之间关系紧张的主要原因,并在其宣言中提到想让其他基督宗教团体的教徒改信自己的团体,这在教理上是不合法的,在资源利用上也是不智慧的。(The San Bernardino Sun,March 30,1994,p42)

 

5.在将来派预言解释上成功的天主教的企图

罗马天主教会决意要消除教皇权就是敌基督势力的明确的圣经证据。他们主张说敌基督只是出现在世界末了的一个人,并会在三年半的实际期限内给基督教带来灾难。

现今改正教徒接受了由罗马天主教的耶稣会(Jesuit)发明出来的将来派观点。乔安奎恩斯亚当,在《他的启示》(His Apocalypse)(1924)这本书中,谈到了敌基督就是世界末了出现的恶魔性的势力这一将来派见解。F.M.莫新泽,在《要来的超人》(The Coming Superman)(1928)这本书中支持了这一错误的概念。最近,赫尔曼赫特,在穆迪出版社1969年出版的《末时》(The End Time)一书中,支持了这一将来派见解。但是,从使徒约翰对敌基督的描述中,排除了是一个人的可能性。

虽然耗费了很多时间,但耶稣会(Jesuit)成功地实现了其目的。从1545年到1563年期间召开的特兰特会议中,罗马天主教会主教们最大的负担之一,就是要破坏认同教皇权为敌基督的改正教徒们的影响。最终,这件事情交给了由精选的知识分子重新组成的耶稣会(Jesuit)。1585年弗兰西斯克利贝拉发明了将来派预言解释。他的论点就是敌基督是未来出现的一个人,在世界末日他要挑战上帝的权威,并向上帝的百姓施行很大的逼迫。

十九世纪初期,天主教复兴运动就在英国国教内兴起,牛津大学的教授S.R麦特连德、吉姆斯托德、微利安伯勒,为了平息忠实的英国国会议员们反对与罗马天主教会再次联合的抗议,而引进了利贝拉的将来派思想并向他们传教。

宗教改革的先驱者们,并不是为了报复而指责罗马教皇权为圣经预言中的大仇敌势力。他们正确地解开了灵感性的上帝的话语。为什么证明敌基督的身份这件事情,对生活在末时代的上帝的百姓如此重要呢?我们来看以下的几种理由。

 

6.务必正确指证敌基督的三种理由

1)因为证明了敌基督的身份,所以当敌基督的势力要将全世界聚集到自己的旗帜之下时,可以不被欺骗。(启13:8)

2)为了郑重地接受启示录18章4-5节中记载的大呼喊的信息,即让上帝的百姓从背道的势力中出来,进入上帝完全的真理当中。真正福音主义的改正教徒们,在证明教皇权就是敌基督的事情上,并不以报复的心态去做;相反,是以爱众人的心传扬这一信息。委托给我们宣告永远的福音的重要使命,是引领男女走向救赎,而从罪的欺骗和捆绑中使他们得以自由。超越地球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现今务要成就的是,证明敌基督的真面目,并传扬邀请众人从巴比伦中出来的信息。

3)启示录14章8-12节中第二、第三位天使的信息的焦点,就是这敌基督的势力,和跟随之人遭遇的灭亡和沉沦。为了向全世界警告这一势力,有必要显明这一势力的真面目。如果福音主义改正教徒们在耶稣再来之前,有责任感向众人传扬这重要警告信息的话,那么在显明敌基督面目的事情上,他们就要改变过去数十年当中忽视的态度。上帝要求他们警告众人罗马教皇权——敌基督,和他的残暴。为了做成这件事情,福音主义的改正教徒们,要完全改正所追求的现有政策。如果他们从正在行走的道路上回转的话,他们就会回到路德和十六世纪宗教改革家们所成就的福音主义原位上。

 

7.揭示敌基督真相的经文汇编

但以理书7:1-7

四风陡起,刮在大海之上,有四个大兽从海中上来。

 

启示录17:15

在预言中,水象征百姓(众人),参考:耶49:36-37。

海:人群;

风:打仗和战争。

 

但以理书7:17,23

四个兽:四国,四王(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罗马)。

 

但以理书7:7-8

从第四个兽头上的十角当中长出一个小角(敌基督势力)。

 

但以理书7:24

十角:第四个国(罗马)中兴起的十王(十国)。

小角:十国时代以强大的势力出现的罗马教皇权。

 

但以理书7:8,20,24

小角在先前的十角当中拔出三角。因教皇权的影响力,三个国家(黑如来、汪达尔、东哥特)被去除。

 

但以理书7:25

小角的作为:  

  1. 抵挡上帝并自称是上帝的代理者;
  2. 逼迫圣徒:杀害许多圣徒;
  3. 改变节期和律法:更改上帝设立的十诫命。

     

  4. 帖撒罗尼迦后书2:3-4

  5. 使徒保罗预言到改变节期和律法的不法的人(教皇权)的出现。

 

但以理书7:25下半句

参考:结4:6,小角的掌权期间就是一载二载半载,即三年半(1260日)的预言期限可计算为1260年。

 

启示录13:3

中世纪宗教黑暗时期末受死伤的教皇权势力重新恢复的预言。

现在几乎完全恢复。

 

但以理书7:27

最终上帝的百姓将会得胜。

 

马太福音7:22-23

行不法之人都将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