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点击菜单图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2期 麦子和稗子

你选择了什么样的福音?

 

目 录:

使人成为麦子的教导和使人成为稗子的教导
选择了什么样的福音?
1.在教会中存在的三种救赎论
   A.律法主义者
   B.上帝的圣徒们说:因着基督的大爱和牺牲,油然而生感恩的精神,从而以此为动机来顺从上帝的律法。
   C.圣徒们照耶稣的榜样虽恨恶罪恶,却仍爱罪人。
   D.上帝的圣徒虽然每天获得圣灵的能力过着得胜的生活,但不会自夸自己是义的。
   E.上帝的圣徒们可以拥有完全平安的心。
   F.对基督徒兄弟姊妹们的呼吁
2.这种信仰是真信仰
3.觉得得救甚难的理由
4.错误福音的根源及其历史
   何时,何地,谁,怎么样,为什么?
   成长的过程带来的影响
   预定论开始的背景
   从预定论产生出来的另一个谬论
   为了使自己罪恶的经历合理化而建立的神学
   第一个矛盾
   第二个矛盾
   从谬道到谬道
结论

使人成为麦子的教导和使人成为稗子的教导

选择了什么样的福音?

教会中有两种福音。一种是真福音,一种是假福音。真福音是圣经所说的“永远的福音”(启14:6),是上帝为了拯救人类而计划的真正救赎的方法。假福音是指迎合堕落人心的意愿,而将之偷换的伪造的福音。

但问题是两种福音都同样使用了圣经中的词句和耶稣的名字。所以许多人就会在两者间被混淆。但令人惊讶的是,人们会按照自己所希望的、按照自己的动机和愿望来选择合乎自己心意的福音。所以真福音会结出麦子,假福音则结出稗子。所有的人都在选择这两种福音之一而去信。

那么,在最后第四部中研究这两种福音是怎样派生的相关历史之前,从现在开始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下在教会中存在的其它种类的救赎论。因着你对这些问题所持有的理解,会显明你信的是什么样的福音。

1.在教会中存在的三种救赎论

我们在家庭、教会和社会中信的是哪一种救赎论呢?无论我们承认还是不承认,我们信的都是属于以下三种救赎论之一。1)圣经所指的真正的救赎论(因信称义);2)律法主义救赎论; 3)自由主义救赎论(神学用语是道德性的腐败主义)。

回顾基督教教会史时,有两种使上帝的教会堕落的救赎论教理,那就是律法主义和自由主义(道德性的腐败主义)。律法主义所信的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教理,他们相 信在得救的问题上,通过顺从律法和行善就可以自己建立得救的基础。与之相反,自由主义则藐视或废除律法的权威,诱导基督徒走向世俗的、放纵的人生。如此相 信的人虽然自己处在罪恶多端的世俗化的状态中,却误以为自己是在得救的状态当中。这也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教理。撒但通过这两种教理,猛烈地攻击着上帝的教 会。

撒但向犹太教会投放了彻底的律法主义,从而成功地将弥赛亚钉上了十字架。但是通过耶稣基督的侍奉和牺牲,初代基督教会被建立了起来,也开始了真基督教的信仰。

无法洗净自己罪的抹大拉马利亚,因耶稣得到了罪的饶恕,她就用所有的积蓄买了一瓶昂贵的香膏,倒在了耶稣的头上。初代基督教会的信仰就是这样的信仰。因对 耶稣基督的感激和爱,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耶稣的真理。使她能这么做的信仰就是初代教会的信仰。爱使她成为了完全被真理所掌管的义仆。所以耶稣说:“我实 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作的以为纪念。”(可14:9)这就是圣经所说的有关得救的真教导的一个实例。

但是自从门徒和使徒在历史上一个个地离去,教会就陷入了形式与妥协当中,逐渐落入到了律法主义当中。所以在中世纪宗教黑暗时期,撒但通过天主教会,通过各 种仪式和礼节,在散布因行为就能得救的律法主义的事情上取得了成功。由此全世界开始迎来非常深的属灵的黑暗时期,此事一直流传至今,并在基督教会中扎下了 深根。

直到16世纪初,通过宗教改革运动,开始重新恢复了由耶稣基督和门徒所建立起来的真基督教信仰。到了卫斯理约翰的时代,因恢复了福音和律法应有的均衡和协调,迎来了改正教的得胜时期。

但这种胜利时期并没有持久。具体不太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从产业革命之后,科学和工业就有了发展,人对财富的欲望达到顶点,从此这种世俗化的潮流 和倾向,也渗入到了上帝的教会当中。也就是大约从这个时候开始,教会中就开始产生了奇怪的教导--“违背上帝的道德律十诫命,也可以得救。”世俗化的教会 把壮大和繁荣作为了最大的目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需要让更多的教友进入教会。

因此一些还未重生的牧师和神学家们,就在降低教会门槛这一冠冕堂皇的名义之下,开始着手废除十诫命或贬低其权威的工作,通常称之为道德律(十诫命)废除论,或自由主义(道德性的腐败主义)。

不幸的是,已向世界、潮流、以及钱财的诱惑所屈服的许多教会,非常肯定地接纳了他们的这种努力。因这种妥协的结果,现今一般的基督教会不仅离弃了圣经所认 可的救赎论,而且变成了律法主义和自由主义(道德性的腐败主义)共存的奇怪状况。自从在教会中允许关于救赎的不同信仰相提并论时起,教友们就成了迷失方向 而彷徨的羊群。“结局都是一样的,只要得救就行了,有必要刨根问底吗?”如此提问的无知的羊充满了上帝的教会。看到这种现实,不禁让人感到可怕。

在这本小册子中,超越所有教派和宗派,将救赎论分三大种类来加以比较,让我们来查看一下哪种救赎论是圣经中的真正的救赎论。如同前面所提到的,第一,圣经中的真救赎论(因信称义);第二,律法主义,第三,自由主义(道德性的腐败主义)。

这三种救赎论之间有什么区别?律法主义和自由主义(道德性的腐败主义)有什么样的问题呢?让我们来看一下律法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对圣经中提到的救赎论(因信称义)持有什么样的理解和信仰体验。

A.律法主义者

圣徒们虽然需要顺从上帝的律法,但靠着自己的力量却无法顺从圣洁的上帝的律法。唯有一个办法才能顺从上帝的律法,那就是通过重生并住在他们里面的基督的力 量去顺从。“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上帝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 (加2:20)

虽然律法主义者们为了尊重并遵守律法而不断地努力,但是没有把自己的心全然交托给基督,也就是仍然带着污秽而自私的心,为顺从上帝的律法而付出无用的努 力。他们并没有下定决心抛弃世界和财物,也没有心灵重生的属灵经历,而想靠着自己的意志和努力,来遵守上帝圣洁的律法而过义的生活,并且想借着为此付出的 代价来得救。律法主义者的问题在于想依靠自己的意志和力量,而不是依靠施恩的上帝的大能。就像树立一个完全不可能达到的目标,靠着软弱之人的力量奔向这个 目标的马拉松选手。结果律法主义者们就会陷入到失败与挫折的泥坑当中,这就是律法主义者的迷惘。

有一件事情需要确认,那就是现今有许多人虽然相信自己不靠自己的善行,而是靠着耶稣基督十字架上宝血的功劳来得救,但如果每天在日常生活中不靠上帝的能 力,不觉得非常需要他的恩典,也不倾听圣灵对我们良心诉说的微小声音,那么这样的基督徒也就等于在实际生活上是依靠自己而生活的律法主义信仰。

虽然说自己不信律法主义,实际生活上却有可能徘徊在律法主义的经历当中。我们要注意这一点。虽然在上帝圣洁律法和审判的威逼之下,想在这种恐惧当中努力顺从圣经的话语,但是由于不抛弃自我和贪欲,结果重复失败和挫折的经历,这样的基督徒才算是律法主义的信仰。

拥有这种律法主义信仰的基督徒,务必将自己的视线聚焦在十字架上,默想上帝无限的赦罪之恩竟然施恩于像我这样的人,进而抛弃罪、自私和属世的精神。“上帝 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路18:13)借着这样的祷告,要抛弃自己的骄傲和伪善。深深觉悟心灵的悲惨,换句话来说,只有深深意识到自己没有任何良善 的人,才能得到耶稣基督义的礼物。也能从律法主义的深坑中解脱出来。

但是反过来,自由主义者们却认为守上帝的律法与自己的得救是毫无关系的。这是他们问题的所在。“在十字架上十诫命已经被废除了,上帝的恩典解脱了我们对律法的义务感。”他们就用这句话藐视了顺从十诫命的重要性。他们也说:“没有必要遵守上帝的律法,也无法遵守。”

那么这是事实吗?上帝的话语--圣经,声明律法的有效性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 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 (太5:17-18)自由主义者们必须要知道,并不是借着顺从的代价来获得拯救,而是铭刻在基督徒心中的爱表现为全心顺从上帝的真理。

B.上帝的圣徒们说:因着基督的大爱和牺牲,油然而生感恩的精神,从而以此为动机来顺从上帝的律法。

律法主义者们想靠着自己的力量来成就自己得救的基础,因此想遵守律法。对于重生的人而言,“行出来”是非常自然而然的结果;但是对于律法主义者而言,“行 出来”却成了不得已为之的宗教义务。“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上帝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我们原是他的工 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上帝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2:8-10)

律法主义者们顺从的动机和目的也存在着问题。对地狱之火的恐惧,以及自己也要得救的自私的目的,成为了他们的动机,他们带着这种动机想要努力地遵守律法并 且行善;而不是因着对上帝的爱和无法数算的惊人恩典的感动,以深深感恩的精神为原动力来遵守律法。对于律法主义者而言,最无奈的是,在没有将自己完全献给 基督之前,想努力地去遵守律法。“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林后5:14)

自由主义者们误认为想努力遵守律法,这件事本身就是律法主义。请注意,律法主义者们所存在的问题并不是尊重并顺从律法的努力本身,而是以错误的动机、想要 靠着自己的力量顺从律法,来建立得救的基础。圣经要求基督徒们为了获得拯救,要投入热心的努力,也要抵抗罪恶的诱惑。“你们要努力进窄门。我告诉你们:将 来有许多人想要进去,却是不能。”(路13:24)

C.圣徒们照耶稣的榜样虽恨恶罪恶,却仍爱罪人。

耶稣以深切的同情之心对行淫时被拿的女人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8:11)他非常分明地区分对待罪和罪人。虽然罪伤害了基 督的心,但是他对罪人的同情却时常给罪人带去了勇气和安慰。耶稣在十字架上为罪人钉死的理由就是怜悯罪人、恨恶罪的缘故。

律法主义者们有一种倾向就是一同恨恶罪和罪人。他们严厉地审判显露肉体之软弱的人。当别人犯了连自身也同样无法克服的罪时,也会时常显出夸大而又定罪于别人的表现。

自由主义者们却对罪和罪人表露同样的宽容。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对有意不悔改的罪人也表露出“宽容的理解”。并安慰那些应当在教会面前承认自己罪的罪人,说以下的甜言蜜语:

“不要对自己的罪太担忧。上帝会理解你的。”这种没有责任性的爱的表现会给罪人的内心带来危险的结果。为了爱罪人,放松对罪的警戒和警惕之心,这就是自由主义者的特征。

耶稣饶恕罪人的同时也对她说:“从此不要再犯罪了。”以此指引了她的生活。自由主义者们对待罪人摆出宽容的姿态,可是另一方面,对待那些鼓起勇气为上帝的真理而生活的人,却倾向于定罪他们,称他们为律法主义者。

D.上帝的圣徒虽然每天获得圣灵的能力过着得胜的生活,但不会自夸自己是义的。

上帝说约伯是完全的人。耶和华问撒但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伯1:8)但是约伯知道自 称完全的危险,他说了以下的话,“我虽有义,自己的口要定我为有罪;我虽完全,我口必显我为弯曲。我本完全,不顾自己,我厌恶我的性命。(If I justify myself,mine own mouth shall condemn me;if I say,I am perfect,it shall also prove me perverse。 Though I were perfect,yet would I not know my soul;I would despise my life。[KJV] 如果我自称为义,我自己的口就要定我为有罪;如果我说我是完全,我口就要显我为弯曲。即使我是完全的,但是我仍不知道我的心,我厌恶我的性命。)”(伯 9:20-21)这种态度才是上帝的圣徒必须拥有的谦卑。

即使是上帝的圣徒,将自己的目光从基督身上转向世界和自己时,就会毫无疑问地跌倒。在这种情况下,圣徒们要靠着约翰一书2:1节的话语重新站起来。“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

使徒保罗在以下的记录中,对律法主义者们的经验作了恰如其分的描述。“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故 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7:15-19)使徒保罗继续记录了律法主义者们在极大挫折中的呐喊。“我真是苦啊!谁能 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

不幸的是,律法主义者们并不理解将自己的内心和生活完全献给耶稣而能获得的心灵的得救与平安。因为他们虽然努力着要过非常严格的生活,但总会反复地失败, 结果就会对自己感到失望,也会遭受挫折。事实上,有不少基督徒都有律法主义的信仰,他们陷在挫折、悲观、自我失望当中,而过着不幸的生活。这是多么可悲的 现实啊!

通过这样的经历,有些基督徒因无法忍受精神上的挫折,就抛弃了基督教信仰,甚至走向自杀的极端状况。但是相比之下,更多的律法主义者们为了自我合理化,就 会接受道德律废除论(自由主义),认为在十字架上律法被废除了,于是将信仰转向了道德性腐败主义(自由主义)的道路。

自由主义者与律法主义者,他们在某些方面有相似的经验,但也有非常不同的一面。在遵守律法的事情上,自由主义者或律法主义者都一样地不能完全遵守。但由于 自由主义者们相信道德律废除论(自由主义),即认为在十字架上律法已经被废除了,无论多么虔诚的基督徒也都不能完全战胜罪恶,故此他们不会像律法主义者那 样表现出挫折感或精神衰弱的状况。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不道德、轻忽上帝律法的生活是理所当然的。

因这些缘故,他们虽然处在藐视律法的、有罪的生活当中,却感到一种欺骗性的幸福和虚假的安全感。他们走向了几乎完全自我欺骗的道路。但是在末后审判之日, 当他意识到自己因藐视上帝律法的生活而变成了迷失之人时,他将何等恐惧战兢啊!“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 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 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1-23)

有没有弟兄姊妹认为“十诫命被废除了,所以没有必要再遵守了”呢?“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E.上帝的圣徒们可以拥有完全平安的心。

“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什么都不能使他们绊脚。”(诗119:165)

律法主义者们无论尽多大的努力,也无法在他们的心灵上获得平安。因为在他们属肉体的心灵中绝不能顺从圣洁的律法。他们将会陷在自我定罪之中,也因不能充分领受基督的爱和赎罪,而无法对饶恕有确信,也会失去对罪恶坚决抵抗的属灵的勇气……

自由主义者由于沉浸在虚假的安全感当中,因此误解努力顺从律法及圣经所提示之原则的事情只是律法主义者们需要做的。在现今的基督教会中,自由主义精神高 涨。自由主义吸引了教会中许多未重生的基督徒们的兴趣。结果,各样的潮流、装饰、浓妆以及各种世俗性的习俗在教会中泛滥开来。甚至能看到喜欢抽烟、喝酒、 赌博的人也被按手为执事或长老的怪事。在教会中越来越难以听到要遵守圣日的讲道,或要认真缴纳十一捐及各种捐款的教导。

当今的基督徒所经历的这些事情就是“自由主义”带来的致命性的弊病,但能够正视这些事情是属实的基督徒究竟有多少呢?耶稣为了说明天国,讲了以下的比喻, 也对现今的自由主义者敲响了响亮的警钟。“天国好像宝贝藏在地里,人遇见了就把它藏起来,欢欢喜喜地去变卖一切所有的,买这块地。天国又好像买卖人寻找好 珠子,遇见一颗重价的珠子,就去变卖他一切所有的,买了这颗珠子。”(太13:44-46)

藏在地里的宝贝值多少钱呢?相当于农夫所拥有的一切。偶然遇见的好珠子值多少钱呢?相当于买卖人一切所有的。属灵的代价是,完全抛弃自己的旧生活,而跟随 耶稣基督所走过的路。所以圣经说进入这条路的门是窄门。请问,你是否拥有自由主义的信仰?请你小心!到了末日,你们的信仰和生活将要根据上帝圣洁的律法受 到审判。

F.对基督徒兄弟姊妹们的呼吁

福音应当是完全的。只有信心和行为结合起来,以及福音和律法结合起来,才能构成圣经所显明的全备的福音--从罪中把圣徒们拯救出来,也改变罪人的品行和生 活而引向天国。务必要给教会中的律法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传讲正确的福音,正确地教导他们,使他们觉悟自己是在走向灭亡。

最重要的是要向他们介绍主救赎的大能,能充充足足地拯救他们脱离律法主义和自由主义。也要传讲基督不仅是饶恕罪恶的一位,也是能改变我们的内心、引导我们走向遵守上帝诫命的美好生活的一位。

我们对律法主义者的呼吁是,要让他们注意一种诱惑,就是抛弃引到永生的窄路,而走向自暴自弃,或走向自满和放纵之生活的自由主义阵营当中。从他们的问题当 中解脱出来的最好的处方是,每天默想基督的十字架和他的生平,从而深深地意识到自己的毫无价值,并恳求基督的大能,使我们从一切的试探和欺骗当中完全得 胜。

我们对自由主义者们的呼吁是,当看到那些律法主义者们愿意完全顺从律法和原则,却不抛弃自私和贪心,而继续过着伪善的生活时,要小心不要被轻视律法的事情 所诱惑。读这些话语时,如果因圣灵的感动,你意识到自己的生活是懒惰而放纵的事实时,你必须要下决心过顺从上帝话语和律法的纯洁的生活。但同时也要小心, 不要落入撒但所布置的另一个极端--律法主义的网罗当中。

你是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接受了“十诫命在十字架上被废除了”的虚假教理,拥有了自由主义的信仰吗?一旦他们开始轻视律法,他们的生活就会变为没有任何原则和标准的随心所欲的生活。他们的人生将依据自己建立起来的观念和哲学,而不是按照上帝的话语,来变化和结果。

他们的这种样子会让世人误解基督教信仰。世界和基督教信仰之间必须要有分明的界限。如果你固执地过自由主义生活,那么你的生活将会走向放纵的道路,结果必定喝永远败亡的后悔的苦杯。

对信奉自由主义的弟兄姊妹最好的处方就是深入研究上帝的话语。问问上帝的话语--圣经,你们所相信上帝的律法被废除了是真的吗?不顺从上帝的律法也能获得 得救的保障吗?也不要忘记每天深深地默想十字架和他的恩典。如果你们正确地领悟并知道了基督的恩典和牺牲,就绝不会再说“不必遵守律法”了。

希望现今基督教会中那些可怜的律法主义者们,和陷在深深的欺骗当中的自由主义者们,通过十字架真正地发现到达天国的道路!

2.这种信仰是真信仰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有些人可能说不清自己悔改过程的准确的时间和地点。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说这就是他们没有悔改的证据。或许他自己还不清楚自己已经走到基督面前的事实。耶稣 对尼哥底母说:“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3:8)

肉眼虽然看不见风,但分明可以看到其影响,就像能感受到风,上帝的灵在人心中动工也是如此。用人的肉眼看不到的这种使人成圣的能力,在人心中会生出一个新 的生命,这种能力会按照上帝的形象造出一个新人。虽然圣灵的工作是无声无息的,甚至感受不到,但是其影响力和结果是存在的。如果我们的心因上帝的圣灵得以 更新了,将会在我们的实际生活中证明出来。

我们靠着自己是改变不了自己的心,也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反照上帝的品行,也不能认为通过我们的行为行出来的善行就能得到拯救。但是我们每天的生活清楚地显出 了我们心中到底有没有上帝的恩典。别人会发现我们现今的生活和过去的差别。重生之变化的经验将会在我们的品行和习惯以及生活中非常明确地显明出来。品行不 是偶尔的善行或一时的恶行所显出来的,而是在习惯性的话语和行为上显出来的。

事实上,我们身上即使没有上帝使人重生的能力,也能在某种程度上行出义的行为。因为扩大自己的威望或博得人的尊重,这样的欲望也会使自己改变外表的生活。 自尊心也会让我们逃避丑陋、龌龊的面貌。而且也可能因着希望在朋友面前被看作是善人而远避邪恶。心里有自私的人也能够显出宽容和善行。那么,怎么分辨自己 处在哪一方呢?

谁在支配我们的心?我们的思想在谁的身上?我们喜欢谈论有关谁的话题?我们最火热的爱和最大的经历集中在谁身上?如果我们是属于基督的人,我们的思想就会 在他身上,我们最大的喜乐将会是思想他和他的工作。并且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献给他。我们也会效法他的品行,彰显他的精神,愿意照他的意思去生活,凡事感 谢,让他喜悦。

在基督里得以重生的人将会结出圣灵的果子“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5:22)这些人不会像以往那样按照自己的情欲去行,而是因信上帝的儿子耶稣,将会跟随他的脚步,反照出他的品行,使自己变得像他那样圣洁。

会喜欢曾经讨厌的事情,会憎恶曾经喜欢的事情。骄傲而又显示自我主张的人,将会变得心灵温柔而又谦卑。爱虚荣而又骄傲的人,将会变得认真、勤劳。喝酒的人 会变得有节制,放荡的人将会变得纯洁。也会抛弃世俗虚荣的习惯和潮流。基督徒不会想以外貌和服饰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 妆饰,这在上帝面前是极宝贵的。”(彼前3:4)

真实的悔改将会改变我们的内心和生活。我们将会把曾经偷窃的东西归还主人,承认自己的罪,并且爱上帝、爱邻舍。此时,我们就能知道自己已出死入生了。

我们走到耶稣面前,接受他的饶恕和恩典时,心中就会生出爱的萌芽。不会觉得圣经对我们所讲的一切义务和责任是难的,因为基督的轭是容易的,他的担子是轻省的。终于,义务变为喜乐,牺牲变为快乐。曾经黑暗的人生道路,现在因公义的日光变得光明了。

基督美好的品行将会在跟随基督的人身上显出来。基督最大的快乐就是按照上帝的旨意去行。对上帝的爱和彰显他荣耀的热望,成为了引导基督生活的最大的动力。爱是从上帝来的。没有将自己的心交给上帝的人,不能自己造出爱来。只有在基督运行的心中才能找到爱。

“我们爱,因为上帝先爱我们。”(约一4:19)接受上帝恩典而得以更新的心里,爱成为了一切行为的原则。爱能改变品行,支配感情,抑制情欲,除掉仇恨的 心,超拔我们的精神,使我们的思想变为高尚。我们将这种爱种在心里时,我们的生活将会变得愉快,也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美好的感化。

上帝的儿女有非常需要注意的两种危机。第一,正如前面所谈到的,就是依靠自己的行为和力量成了得到上帝认可的手段。想靠着自己的力量遵守上帝的话语和律 法,变为虔诚而圣洁,这是完全不可能的。首先,在圣灵改变人心,基督的爱进入我们心中之前,我们靠着自己的热心来做的一切事情都只能变为自私、肮脏。只有 通过信心接受基督的恩典时,我们才能行出真基督徒的爱。离开基督而行出来的每个行为,都会被自私的心和不纯的动机所污秽。

第二,与以上谈到的危机相反,现今的基督教会充满了这样的信仰,认为只要相信耶稣就能脱离遵守上帝律法的义务。即主张,“我们只要靠着信心,就能获得上帝 的恩典。我们所行出来的跟我们的得救没有任何关系。”“不管你守不守上帝的律法,只要信就能得救。”这种说法是非常危险的。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需要理解一件事情。“顺从”不仅是表面上做出来的而已,而是以爱为动机而行出来的,这样的侍奉才是忠诚的。上帝的律法是他品行的写照, 是为了实现爱的大原则而设立的。因此,在天上和地上成为了上帝政权的基础。如果我们的心更新变化了,得以与上帝的心一致,并且上帝的爱种在我们的心灵中, 那么上帝的律法在我们的生活中不就能得以实现了吗?当爱的原则种在我们心中,我们更新变化而与创造主的形象相似时,以下的新命令就会得以成全:“我要将我 的律法写在他们心上,又要放在他们的里面。”(来10:16)因此律法若印刻在我们心中,就会在生活中实现出来,这时我们的生活岂能不脱胎换骨吗?

顺从,即因爱而有的忠诚和侍奉,是我们成为基督门徒的真正证据。因此圣经中说,“我们遵守上帝的诫命,这就是爱他了。”(约一5:3)“人若说‘我认识 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约一2:4)并不是让信的人从顺从的责任中解脱出来,而是让我们以感谢基督之恩典的心情 来顺从。

我们不能说以顺从为代价就能获得拯救。因为得救是通过信心才能获得的上帝的礼物。但顺从是信心的果实。“你们知道主曾显现,是要除掉人的罪,在他并没有 罪。凡住在他里面的,就不犯罪;凡犯罪的,是未曾看见他,也未曾认识他。”(约一3:5-6)这就是真正的证据。如果我们住在基督里面,上帝的爱住在我们 里面,那么我们的感情和思想、以及目的和行为,就会与上帝神圣的律法所表达出来的旨意一致。“小子们哪,不要被人诱惑。行义的才是义人,正如主是义的一 样。”(约一3:7)义(righteousness),是根据十诫命所定的上帝神圣律法的标准来判断的。

主张人没有义务顺从上帝的律法,这种信仰不算为信仰,而是叛逆。“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弗2:8)“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 2:17)我们可以在这两节经文中发现恩典、信心、行为以及有关得救之均衡的真理。耶稣降生在世上之前,早已说过:“我的上帝啊,我乐意照你的旨意行,你 的律法在我心里。”(诗40:8)他在结束地上工作,即将升天的时候说:“你们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在我的爱里;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他的爱 里。”(约15:10)圣经催促我们要跟随信心与行为的模范--基督。

“我们若遵守他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他。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凡遵守主道的,爱上帝的心在他里面实在是完全的。从此我们知道我们是在主里面。人若说他住在主里面,就该自己照主所行的去行。”(约一2:3-6)

3.觉得得救甚难的理由

有些人对记载在圣经中的原则,和对违背这些原则之罪人所施行的刑罚有所不满。难道这些指令和威胁性的刑罚让我们的顺从变得更难了吗?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 们来思考一个假想的情节。“先生,我不得不向您传讲非常不好的消息。根据您身体检查的结果,如果您不按照我所说的去做,您就会面临死亡。为了挽救您的生 命,您必须要按照我所告诉您的处方去做,并且在余下的日子当中,每天都要按照我给您的处方去生活。您活着的每一天都要实行这项原则。如果您不这么做,就必 定死。”

如果违背了医生给患者的处方,那么可怕的刑罚就必临到,这是非常严肃的规则。那么患者遵照这些命令是很难的事情吗?当然不是。身体的定律要求有规律的进食 和运动。按时吃饭、运动是为病人的益处。因此,患者要相信医生为自己制定的处方是最好的,并且没有任何不满地照着医生的指示去做。问题就在于患者对医生的 信赖(信心)!对医生缺乏信心的人就会对他的指令不满。

照样,基督徒与耶稣的关系必须要以信赖和爱的法则来建立起来。完全没有必要为圣经的诫命和刑罚有不平或惧怕。因为赐下诫命和原则的那一位,就是为了我们的 得救和永生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基督徒们往往都会为自己最大的利益遵守诫命和原则,因为他们意识到这样做,就能提拔自己的幸福达到更高的层次。他 们不是因惧怕刑罚而顺从,顺从他们所亲爱的一位乃是他们最大的喜乐。

再来思考一下另一个假想的对话。如果我为了一个月的旅行布道要出门的时候,妻子以严肃的表情对我说,“你要出门一个月是吧?你旅行的时候可能会有工资汇到 你那里,你离开家之前先好好读读这些文书的内容吧。这是新制定的法规329条。如果每个月家长不给家庭供生活费,就会被拘留三十天。如果你不想进劳改所, 就在拿到工资之后马上给我寄生活费!”

难道因为妻子读给我听的那些条规,我就会感到某种威胁了吗?绝不!因为有比照顾我所爱的家庭更高层次的爱的律印刻在了我的心中。爱可以让义务变为喜乐的特 权。与妻子谈恋爱的时候,为了见亲爱的她,冒着倾盆大雨走了三英里路程的经历仍然记忆犹新。直到现在一次也没有后悔过那么做。对她的爱使我战胜了艰难的事 情。根据我们的心态是怎样的,即使是那么微小的事情,也有可能变成沉重的包袱。与基督的关系不正确时,侍奉基督就只能变得很沉重。

4.错误福音的根源及其历史

何时,何地,谁,怎么样,为什么?

公元4世纪左右,基督教界进入宗教黑暗时期,而陷入到了很深的神学性的混乱当中。马利亚开始成为了中保者,耶稣基督救赎主的位置被动摇了,通过基督和使徒 传扬下来的原本的真理几乎都消失了。许多方面的教理几乎都失去了原来的意义,而开始变得是是而非了。经过多次的会议和决议文献想整理……,但这些努力却让 教会越来越远离了基督单纯的福音。

在这些神学性的混乱当中,有一个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的名字叫奥古斯丁。他是当代最具有影响力的神学家。天主教会的大多数神学上的谬论,也都是因着他开始建立起来的。令人难过的是,他的教导和神学上影响力的阴影到如今也仍在基督教界中,使众教会变得黑暗。

成长的过程带来的影响

公元354年,奥古斯丁出生于北非。他的母亲是基督教徒,父亲是摩尼教徒。摩尼教由摩尼创立于公元3世纪,是古代波斯拜火教[琐罗亚斯德教 (Zoroastrianism)]的一个分支。它强调的是光明(善)与黑暗(恶)的对立。即,善恶支配人的一生,因此所有的人只能行恶。接受这种教理的 人,对自己所犯的罪,有了自我合理化的借口和理论证据。

奥古斯丁成长在有如此异端信仰背景的父母影响下,直到二十岁时他去了意大利米兰,决定了要接受基督教。但是他成为基督徒之后,也仍抹不掉在幼年时吸收的异 教观念,因此他早期形成的思想严重影响了他的神学观念。“人决不能战胜罪。”他的这种神学观点,在他死后700年仍一直在继续,成为了教导许多神职人员和 神学家们的主导思想。

中世纪教会中所形成的许多神学性的谬论大部分都是由奥古斯丁发明出来的,或者是由追随他的神学家加以发展或扩散的。接受奥古斯丁谬道的许多神学家,以奥古 斯丁的谬道为前提,进一步发展了另一种谬道。一个谬道引发了另一个谬道。为了用真理来证明一个谬道,便需要想出另一个谬道,这就是他们犯下的错误。

预定论开始的背景

被异教思想所熏陶的奥古斯丁,无法理解圣经中出现的重要思想,即所有人可以自由地使用自己的意志来选择善与恶其中之一。由于父亲的异教影响,奥古斯丁一直 认为上帝是一位绝对而又独裁的神。对他来说,很难接受的观点是上帝赐予人选择的自由权。他在圣经中看到了有些人得救,有些人没有得救。他将这些场面融入到 了自己的神学观点中。这就是预定论的开始。

“太初之前上帝早已预定了哪些人得救、哪些人灭亡”,这种理论性的预定论在他活着时就受到了许多挑战。他对这些挑战的回答是,“无论是谁得救与否都是上帝 的恩典,我们作为软弱的人类,对上帝的审判和公义连质疑的资格也没有。”他为了让自己的这种主张合理化,只得提出了这样的预定论:上帝让某些人在永远的得 救当中,却让另一些人在永远的咒诅当中。

从预定论产生出来的另一个谬论

奥古斯丁发明出来的错误观点,并没有在预定论这个问题上就罢休。预定论这一谬道在逻辑上又引出了另一个谬道。即,预定论成为了“一次得救、永远得救 (once saved,always saved)”这一概念的基石。“绝对性的君主上帝独断地决定谁能得救,因此,一旦得救的人就绝对不会被丢弃。”预定论让这样的逻辑推理成为了可能的事 实。接受这种谬道的人,对自己的得救沉迷于虚假的安全感当中。虽然还在违背着上帝的诫命,仍然过着非道德性的罪恶的生活,却认为自己已经得救了。令人陷在 这样的自我欺骗当中。

预定论在传福音的一面也有许多无法说明的问题。假如,所有人的得救已被上帝独裁性的决定而注定了,那么还需要传福音干什么呢?传道的理由和目的是什么呢? 对于这些问题,接受预定论的人就含糊地说圣经中有以下的记载,“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2:4)固然上帝愿意万人得救,但是作为人类的我们, 有可能会因自己选择罪恶和自私的决定而失去救恩。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这一谬论发展了“虽过着有罪的生活,但仍能得救”的异端。相信一个谬道就会导致接受另一个谬道。对于接受这些谬道的基督徒来说,得救与 战胜罪之间没有了任何关联,敬虔的基督徒生活也不再有什么意义了。结果会主张,就算是基督徒们重生又住在耶稣基督大能里面,也绝不会得胜罪恶。但这些谬道 只不过是以奥古斯丁所认为上帝没有给人选择的自由这一异端观点为根据,发展而来的妄想而已。

为了使自己罪恶的经历合理化而建立的神学

奥古斯丁主张说性(sex)是原罪。他的这种主张是为了使自己的罪合理化。他有一个私生子,因此他成了非法的父亲,这件事情暴露了他的私生活是不圣洁的。 生活当中的这些弱点诱导他去寻找使自己罪恶的生活合理化的神学上的借口。在自己的生活当中没能得胜罪恶的奥古斯丁,越来越把原罪论扩大到了其它领域。即, 出生时就是恶的,所以只能过有罪的生活。这种思想支配了他的神学。通过奥古斯丁的生活可以肯定一点,无论哪位牧师或神学家,都不能超越自己所经历的来发展 自己的讲道或神学。

奥古斯丁没有意识到肉体与灵之间存在的可怕斗争。他没有领悟到灵可以战胜肉体的事情。他也没有认识到当基督徒看到上帝大爱时,心中所产生的巨大变化,即重 生的经历。没有意识到对于心灵得以重生的基督徒来说,得胜罪恶是非常自然的结果。没有经历战胜罪恶之经验的奥古斯丁,未曾有过真正的重生之经验的他,按照 自己有罪的经历来发展了自己的神学。

奥古斯丁把人一出生就被遗传而来的堕落的本性本身算为罪,因此对他来说罪是绝不能战胜的。对于罪的定义,他把我们出生时所遗传下来的堕落的本性也说成是 罪。但并不能说我们出生时堕落的状态就是罪。而是说从心里和行为上违背上帝的诫命,不顺从上帝的话语,拒绝圣灵对我们心灵所说微小的声音,却决定选择那不 道德的事情,这才是罪。因此要完全将自己的心献给上帝,不断获得圣灵的能力而生活,这样的基督徒就能过着战胜罪恶、征服罪恶的顺从的生活。这是通过圣灵的 引导和教导,作出义的选择和义的决定。

第一个矛盾

但是没有理解到得胜罪之经验的奥古斯丁,每当想到取了肉身降生到世上来、过得胜生涯的基督时,就会陷入到矛盾[进退两难的难题]当中。因为取了与自己同样 肉身的耶稣过了得胜的生活,但奥古斯丁的生活却没有得胜的经历。“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他同坐一般。” (启3:21)所以奥古斯丁发展了一个偏执的理论,基督取了与人全然不同的肉身出生。但是圣经中却明确地说明了基督取了肉身即道成肉身的内容。请看以下的 经文。

“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来4:15)“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 肉之体,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他并不救拔天使,乃是救拔亚伯拉罕的后裔。(For verily he took not on him the nature of angels; but he took on him the seed of Abraham.[KJV]诚然他并非取了天使的本性,乃是取了亚伯拉罕后裔的本性。)所以,他凡事该与他的弟兄相同,为要在上帝的事上成为慈悲忠信的大 祭司,为百姓的罪献上挽回祭。他自己既然被试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来2:14-18)基督不是取了天使的肉体,而是通过马利亚,承受了亚伯 拉罕的血肉之体而出生的。

奥古斯丁推翻了圣经中有关基督取了堕落人类的肉体而出生的道成肉身的道理,提出了“无沾成胎学说”,这个学说奠定了天主教会走向深深的黑暗的基础。奥古斯 丁为了维护基督道成肉身的身体与我们人类的身体完全不同的主张,必须要使基督的母亲也成为毫无堕落之本性的完全圣洁的状态。

以这种教导为基础,教会逐渐把无沾成胎的主张教理化,即圣灵将马利亚的身体变化为完全的状态下才感孕了婴儿耶稣。因为马利亚的身体是毫无瑕疵的状态,所以 基督的肉体是在完全圣洁的状态下出生的,也就丝毫没有人性的软弱。这样的理论被传开了。但是,使徒约翰将基督道成肉身的真理作为了判断灵的基础。“凡灵认 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上帝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上帝的灵来。”(约一4:2)在圣经中谈到的“肉身”一贯有着同样的意义,那就是意味着拥有道 德性的软弱本性的身体。

第二个矛盾

虽然奥古斯丁提出了耶稣是以非同人类的完全的肉身来到世上的奇怪理论,但是他又陷入到了另一个矛盾[进退两难的难题]当中。由于奥古斯丁的这种理论,基督 与人类之间的距离变得非常遥远。他将基督的肉体高举在了比人类肉体更高的位置上,基督就变成了没有经历过人所经历的试探与诱惑的一位。因为按照奥古斯丁的 观点来看,基督的生活与我们人类受着试探和诱惑的生活完全不同。而这种结论引人进入了另一个致命性的结论当中,那就是人决不能战胜罪。

“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来4:15)由于奥古斯丁的这种理论,基督在一切事上再也不能成为人类的模范,结果就失去了作为人类中保者的地位。于是教会就选出了基督以外的另一个中保者。

教会为了在神学上制定出一套完整的理论,就只能选出一个不仅与人同样受诱惑、也会屈服于诱惑而犯罪的中保者。尽管圣经说“只有一位上帝,在上帝和人中间, 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前2:5),教会还是将耶稣的母亲马利亚作为人类的中保者,介绍给了教友。后来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发展,结果设 立了许多圣人(saints),并让主教和神父担当中保者的职务,使他们从信徒那里接受罪的告白,使他们成为在上帝面前做中保的人。教会为了弥补以奥古斯 丁错误的神学思想为基础的教理上的缺点,不得不一步一步地更加从谬道走向谬道。按照所谓原罪使人与永远的生命分割了的教会信条,怀孕的那一瞬间婴儿就被定 罪为永远的灭亡。

从谬道到谬道

但是这种理论又遇到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教友们所问的“怎样才能脱离对原罪的罪责感?”作为这个问题的答案而制定出来的仪式就是“洗礼(永洗),通过这样 的仪式就能从原罪的定罪当中解脱出来。”对教会指导者们的这种答案又有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不受洗礼(永洗)的人,命运将会如何呢?”对这个问题的 回答是令人非常吃惊的。“不受洗礼(永洗)的人将会被咒诅,投进永远燃烧着的地狱之火中。”请大家想一想,对于还未受洗礼(永洗)就死去之婴儿的父母来 说,这种答案实在是太沉重的打击了。因为中世纪婴儿死亡率非常的高。自己的孩子在永远不灭的地狱之火中始终受着痛苦,那些虔诚而又无知的基督徒父母们想象 着这样的场面,这种苦恼实在是难以忍受的!

所以教会就务必立即制定出一个能安抚教友们这种苦恼的解决方法。因此“炼狱”和“地狱的边境(Limbo)”这种奇怪的学说也被发明出来了。炼狱既不是天 堂,也不是地狱,而是相当于天堂与地狱之间的地方。地狱的边境既不像天堂,也没有像炼狱或地狱那样燃烧的痛苦。为了安慰教友们的心,教会就努力把这种炼狱 和地狱的边境介绍给他们。

但是教会的这般对策并没能安慰那些失去婴儿之父母们伤痛的心。因此教会终于决定要制定出“婴儿洗礼”这样的仪式。极度痛苦的母亲们在分娩中即将去世,神父 们就洒水在她们的腹部,并且声称孩子和母亲都能进入天国,这种洗礼完全满足了教友们的要求。就是照这种形式,一位神学家的错误思想从谬道发展到了另一个谬 道,结果这些谬道被纳入到了教会的正式教理当中。

尽管中世纪的两位神学家阿奎奈和阿贝拉,在一段时间淡化了奥古斯丁的理论,但这显然是不够的。虽然十六世纪初兴起了伟大的宗教改革运动,也有改革家们对抗 了教会的腐败和谬道,但仍不足以连根拔起千年以来深深扎根的谬道根源。虽然展开了对抗旧教的改正教运动,但是奥古斯丁的理论甚至进入到了改正教会的中心, 也深深地扎下了根。

路得死后,他的同事梅兰克吞引导路得会远离了预定论,但是建立长老会的约翰加尔文和约翰诺克斯却接受了预定论。后来卫理公会的创始者约翰卫斯理拒绝了预定论,也指正了“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教导为谬道,但现今基督教会当中却充满了这样的教导。

自私而又没重生的人的本性不但喜欢这些谬道,也会倾向于拒绝圣经中的明确真理。因此奥古斯丁和他的追随者们所建立的虚假教理,却成了一般教会普遍接纳的正 统教条……现今教派所拥有的意义几乎都消失了。当然,比自己是属于哪个教派更重要的是,要确认自己是真正正确地信靠上帝的真理而活着。

预定论,“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教导,“主张在十字架上律法已经被废除了,十诫命不再是基督徒当遵守的道德律”之道德律废除论,以及“就算是在基督里面的基督徒也决不能战胜罪”的教导,这些是使教会变为世俗化和软弱无能的元凶。

谁想曲解有关上帝救赎的真理?到了末世代,只有那些为了真理而站立的基督徒才能存留下来。有关救赎的真理,并不是可以这样信、也可以那样信的。请记住:引 导人类走向得救的真理只有一个。“你们总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没有,也要自己试验。岂不知你们若不是可弃绝的,就有耶稣基督在你们心里吗?”(林后13:5)

结论

真正的福音是否认自己、每天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跟随耶稣的福音。这福音是圣经的福音,使深爱耶稣之人的内心从罪的势力当中得到拯救,得以过基督徒的生活。假 的福音就是只接受十字架的道理,没有实际上从罪的势力当中得到拯救,却以为已经得救了,这种廉价的福音。你所信的是哪种福音呢?